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二十九章 辞旧,大哥待你不薄(为盟主李佩云加更)

第二十九章 辞旧,大哥待你不薄(为盟主李佩云加更)

他看了堂弟一眼,后者面无表情。

“两位前辈厚爱,宁宴诚惶诚恐,只是我修的是武道,年少时虽读书,而今学业却是荒废了。”许七安摸不清状况,不敢答应。

“无妨,读书治学是一辈子的事,怎么都不晚。”李慕白笑呵呵的抚着山羊须。

竟然对我如此厚爱....许七安震惊了。

他想了想,灵机一动,再次看一眼堂弟,笑道:“也是,学海无涯,晚辈读书确实有天赋,承蒙两位先生看中。我若去了书院,必定后来者居上,超过辞旧。”

许辞旧一听,“呵”了一声,语气骄傲:“老师与慕白先生看中的是你的诗词,比如《绵羊亭送杨恭之青州》。”

说完,二郎脸色一僵,不敢去看老师和李慕白,微微低头。

绵羊亭送杨恭之青州....杨恭....原来是这样啊.....许七安套路了一波高傲+毒舌属性的许二郎,听见这话,心里就有数了。

再一沉吟,便明白了两位大儒的心意。

这确实是名垂青史的捷径,参考一下汪伦同学就知道,这位仁兄就是把李白舔舒服了,轻而易举的就名垂千古,流传至今。

由此可见,舔也是一门技术活。

古代舔狗,舔基友舔到名垂千古。

现代舔狗,舔女神舔到一无所有。

崇古贬今,不冤枉。

云鹿书院的官场之路艰难无比,当不了大官,自然写不进史书。这时候就更突显出许七安诗词的作用了。

糟老头子坏的很....许七安嘴角一抽,有些不服,因为人家收徒不是看中他一表人才和人品坚挺。

而是馋他的诗。

两位大儒皮糙肉厚,笑容不变。

许七安沉吟一下:“多谢两位先生抬爱,宁宴一心向学,就却之不恭了。近日突发灵感,酝酿了几首好诗,等了却眼下这桩事,再去云鹿书院拜访两位老师。”

两位老师....许辞旧的堂哥,倒是比他本人要心思玲珑许多....李慕白微微松口气,脸上多了笑容。

如果硬要和张慎抢弟子,对方有许辞旧这层关系,自己胜算其实不大。

许七安这番话,说的漂亮。

“既然如此,那我二人就在云鹿书院等你。”张慎说完,深深看了眼许新年:

“辞旧啊,修身先养性,你开窍有一年了,迟迟无法突破到修身境....嗯,回家把圣人语录抄录三百遍,一旬后给我。”

许新年如遭雷击。

“老夫一步三十丈。”张慎转身,一步跨出,直接消失。

李慕白故意炫技,脚尖在身周画了一个圈,看了许七安一眼,沉声道:“老夫三寸之内,不属于此地,属于城门口。”

说罢,他身影突兀消失。

许七安瞪大了眼睛!

“辞旧,这两位大儒是什么境界?”

许新年还没从三百遍圣人语录的绝望中挣脱,许二叔道:“听年儿说,是儒家五品:德行。”

他把在城外见到的一幕,兴致勃勃的分享给侄儿。

只要我牛皮吹的够大,世上就没有我做不到的事?许七安又震惊了。

许新年吐出一口浊气,有些懊悔的看了眼套路自己的许大郎,没好气道:“德行境能规范人的行为举止,用言语操纵他人。”

“此境最核心的能力是初步掌握了言出法随的真谛,能一定程度上篡改事物的规律,因此它还有一个名字,叫以文乱法。”

“当然,像两位大儒那样的手段,不是一般的德行境能做到。”

两个武夫听的心驰神往,许二叔遗憾道:“各大体系都有神异,只有武夫好勇斗狠。”

所以是粗坯....骄傲的儒生许新年考虑到两个粗坯的辈分都比自己高,有充足的理由动粗,便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接着,他发现堂哥眼神灼灼的看着自己。

“二郎....”

“嗯?”

“哥平日待你不薄。”

“大哥说这话之前,请摸一摸自己的良心。”

“大哥有一事相求。”

“....说。”

“他日,二郎到了德行境,我需要你一个承诺。”

“....说。”

“二郎要对我说:大哥的貂蝉在哪里?哦,大哥的雕缠在腰上。”

“你下贱!”许二郎拂袖而去。

许平志听了侄儿的话,陷入了沉思。

......

许七安要去一趟司天监,许平志父子去了长乐县衙,许二叔临走前嘱咐女儿要留在长乐县衙的偏厅等待。

首次来到观星楼,这座京城最高建筑,许七安啧了一声,饶有兴致的打量。

“以前来过观星楼吗。”宋卿问道。

“第一次。”

“可你的样子似乎并不惊讶。”宋卿从许七安的眼神里看到了‘平平无奇’四个字。

但凡是第一次见到观星楼的人,都会觉得这是雄起壮丽的奇迹。

它的地基是寻常房屋的两倍高度,它的柱子比皇宫的盘龙柱还要粗壮数倍,它的砖块比人还高....

它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是大奉王朝一年税收的三分之一。

而最让司天监众人盈利为傲的是,观星楼的高度是举世无双的,世上再难有人能建出比它更高耸的建筑。

司天监的炼金术师与工部联手设计、建造,耗时12年,天底下独一份。

因为我见惯了高楼大厦....许七安笑道:“我二叔常说,我自幼心有静气,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也许就是天赋。”

宋卿眼睛一亮,振奋道:“只有这份静气,才配与我谋事。”

许七安看着对方的黑眼圈,感觉自己或许说错了什么话。

在观星楼七层见到了有过一面之缘的褚采薇,她穿着鹅黄色的裙子,坐在一张桌案边,案上摆琳琅满目的食物。

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许七安脑子里浮过这个梗。

“你怎么又惹事儿了。”褚采薇瞥了这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小捕快,腮帮鼓鼓的,含糊不清的打了个招呼。

“你之前不在观星楼?”许七安已经从宋卿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到长公主那儿打秋风了。”褚采薇道。

许七安刚好饿了,很自来熟的坐在桌案边,伸手去拿鸡腿。

啪...

褚采薇小手一巴掌扇开他的猪蹄,大大的杏眼充斥着警惕:“没吃饭?”

“嗯。”

“宋师兄你带他回去吧,吃完饭再送回来。”

....我仿佛看到了许铃音长大后的模样!许七安一口槽卡在喉咙里,不知道该不该吐。

“你怎么跟姓周的打起来的?”褚采薇吃着吃着,忽然问了一嘴。

“我带妹妹逛街,姓周的瞧上她姿色了。”

“你妹妹漂亮吗?”

“跟你不相伯仲。”

“那确实是美若天仙,不似人间凡物。”

许七安抬头看了她一眼,阳光透过墙壁的气孔照射进来,秀美的鹅蛋脸焕发着健康、温润的色泽。

眼睛是又大又圆的杏眼,清澈明亮,如含星子,许七安很少见到这种有几分二次元味道的眼睛。

这颜值和我上辈子是天作之合.....

“税银案已经结束了,你知道是谁掉包了你二叔的税银吗。”褚采薇吮吸指头。

许七安摇了摇头:“我只是个小捕快。”

褚采薇抬眸看来一眼,又低头啃了一口炸的外皮焦脆的烤鸭,“掉换税银的是御刀卫的千户陆淐之,还有户部度之主事郑新。”

“所以?”许七安挑了挑眉。

“我听说,户部侍郎周显平是他们的靠山。”

“!!!”

卧槽特么....许七安忍不住想爆粗口。

脑海仿佛有电流划过,他一瞬间想明白了很多事。

所以,在听到我自报姓名后,姓周的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因为我破解了税银案,坏了他老子的大事。

他要打击报复。

不,也许今天发生的事,本来就是他蓄谋已久....周侍郎的府邸在内城,两地相隔遥远,姓周的偏偏遛弯遛到许府附近?

除非他是特意在许府附近徘徊....姓周的查过我,那怎么会不知道玲月的长相....调戏良家女子是演戏,真正的目的是找茬,借这个由头整死我。

许七安背后仿佛有冰凉的蛇爬过,心里升起一丝寒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