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十七章 人脉遍布九州的圣子

第十七章 人脉遍布九州的圣子

一路向西........天宗圣子脸色微变,皱眉道:“为何?”

许七安没有回答,接着说道:“去雷州。”

“万万不可!”

李灵素条件反射般的大喊道。

许七安嘴角一挑:“你也可以离开。”

真是个性格恶劣的前辈啊.........李灵素内心腹诽,叹息一声,道:

“前辈,东方姐妹也要去雷州,咱们此行必会碰上。”

虽然天蛊部“移星换斗”的力量可以掩盖天机,但只要双方遭遇,东方姐妹必定认出他。

在四品巅峰高手面前,任何易容术都是虚张声势,一看便能瞧出。

这时,许七安勒了勒马缰,小母马默契的减缓速度,改为小跑,李灵素不得不跟着降低马速。

“你看他怎么样?”

许七安指着路边,一个表情木讷,五官平庸的汉子,他穿着厚厚的棉袄,拉着一辆驴车。

“?”

李灵素茫然不已。

十几分钟后,某条河边,李灵素蹲在河边,平静的湖面映出他的模样,表情木讷,五官平庸。。

正是不久前偶遇的那名赶驴车的汉子。

“惊了!”

天宗圣子回头,既佩服又震惊的看着徐谦,道:

“世上竟有改变面部皮肉和骨骼的易容术?”

高品强者也能做到这个层次,比如他凝练出阳神后,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容貌,但那更像是变化之术。

而这个徐谦展露的,是依靠药水就能达到类似效果的手段,哪怕是普通人也能随心所欲的改变容貌。

捏的还不错........许七安笑了笑,云淡风轻的姿态道:

“活的久了,总有些乱七八糟的手段,也会遇到乱七八糟的人。”

慕南栀悄悄撇嘴。

不愧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啊........宁指的乱七八糟的人,应该不是说我吧.........天宗圣子敬佩道:

“前辈厉害。”

许七安缓缓点头:

“十二个时辰后药力消散,容貌恢复原样。此外,虽改的了面容,却改不了气质。你与东方姐妹同床共枕半年,知根知底。

“若想近距离隐瞒过去,需时刻注意。”

...........

午膳时。

李灵素跃入河中,捕捞了几条肥美的鱼? 转身一看? 发现徐谦已经架起了两口小锅,一口锅煮饭? 一口准备烧鱼做菜。

对此? 李灵素丝毫不觉得奇怪,这样一位深不可测的前辈? 拥有一个储物法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要不是他被东方姐妹搜刮走身上的物件? 他也有储物法器? 一件是下山游历时,师尊赏赐的储物袋。一件是金莲道长赠的地书碎片。

“唉,若非实力被封印,我如今应该修到四品巅峰了? 这样的话? 满三年就能回宗门。”

李灵素一边清理河鱼内脏,一边感慨。

天宗弟子游历,三年才可归。圣子圣女,则必须达到四品巅峰才可回归宗门。

四品和三品是一道门槛,天宗弟子想要超凡? 踏入三品之境,就必须明悟太上忘情。

三人的午餐时? 河鱼汤,嫩豆腐炒肉? 酱鸭,爆炒腊肠、冬笋炒羊肉..........

都是厨艺平平的慕南栀做的。

自从容纳七绝蛊? 许七安的饭量达到了耐人听闻的地步? 晚上时常饿醒? 然后热水就白馒头和糕点,独自解决温饱。

他现在已经很能理解丽娜,如果还在京城,吃货三巨头会变成四巨头。

李灵素吃的满嘴流油,感慨道:

“这鸡精真是奇妙,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化腐朽为神奇?!慕南栀冷冰冰的看他一眼。

李灵素忙补充道:“若是与夫人的厨艺配合,则如虎添翼,吃一口,便让人觉得人间美妙。”

慕南栀满意点头,看一眼许七安。

瞧瞧,人家能讨女子欢心,不是没理由的。

我已经不需要靠甜言蜜语哄女人了,南疆情蛊了解一下..........许七安咽下饭菜,听李灵素叨叨道:

“司天监的术士确实厉害,儒家教书育人,创文明辉煌。术士悬壶救世、炼制法器、工具、器械,还有........”

他扬起瓷瓶:“还有这鸡精。这些才是造福万民的东西呀。”

“这东西是许七安发明的。”

慕南栀蹙眉道。

“许七安?”

天宗圣子一愣,像是在确认一般:“你说鸡精是那位许银锣炼制?”

慕王妃抬了抬下巴。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瞧把你骄傲的……圣子不信,笑道:

“夫人,那许七安是个武夫,术士与武夫之间,宛如西域和巫神教之间隔着一个大奉。武夫要是能钻研炼金术,那还叫粗鄙的武夫?”

反正这位夫人是普通女子,徐谦和蛊族有莫大干系,都与武夫无关。

圣子尽情的乳武。

这时,他发现徐谦冷漠无情的看了自己一眼,道:

“炼金术的本质是知识,是研究,任何人只要学习、了解炼金术知识,都能着手研究。”

李灵素大吃一惊:“听前辈的意思,难不成鸡精真是许七安发明?”

“徐谦”低头吃饭,并不回答。

天宗圣子抚掌笑道:

“有趣,这很有趣,那位许银锣不愧是世所罕见的奇才。放眼大奉历史,大概也只有高祖皇帝和武宗皇帝能与他比拟。

“嗯,魏渊也算一个,可惜他过于低调,相比起许银锣的光彩夺目,魏渊近二十年来,几乎名声不显。我越来越想去京城了。”

你去京城,我不就又社会性死亡了么,嗯,我本来就是要隐藏身份,牛皮吹的再大也可以强行拧回来.........许七安岔开话题,说道:

“我们从这里出发,到雷州数万里之遥,想以最快速度抵达,得走水路。”

“又要坐船吗。”

慕南栀蹙眉,她有晕船的毛病,上次随使团前往北境,天天晕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灵素慢慢觉得,这位夫人虽然容貌一般,但气质极佳,举手投足间,充满了女子魅力。

李灵素摇头道:“这个季节,去玩雷州的运河吹的是西北风,而运河是自西向东流,这无疑会减缓船只的航行速度。如果乘船的话,我们恐怕无法在浮屠塔开启时,抵达雷州。”

许七安侧头看过去:“那你们原本打算怎么走?”

“蓉姐手里有一件法宝,叫御风舟,日行三千里。只需一旬就能抵达雷州。但飞行一天,得休息一天。最后一次,我们正好降临在雍州地界的平州。”

这是低配版的飞机啊,这样的大型法器,就算司天监好像都没有吧.........许七安暗暗吃惊。

“是蓉姐的师父赠她的,御风舟是巫神教十二法器之一。”

许七安缓缓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沿漕运去雷州的计划就得变一变,直接呼叫孙玄机,让他带自己一行人去雷州。

只是这样一来,孙玄机的存在必然会引起李灵素的猜忌。

当然,他不会立刻猜出自己是许七安,但将来只要再有几件类似的线索,这位聪慧的圣子绝对能做出正确判断,猜出徐谦就是许七安。

李灵素蛋蛋一笑,道:“我有办法,让咱们在一旬之内,抵达雷州。”

许七安和慕南栀同时看过去。

“雷州有一种猛禽,叫赤尾烈鹰,身高一丈三尺,展翼三丈七尺,属灵兽。在雷州,当地官府有豢养这种猛禽,组建飞兽军。

“山海关战役时,赤尾烈鹰组成的飞兽军曾大放异彩。但山海关战役后,大奉国力日渐衰弱,赤尾烈鹰的食量太大,雷州官府养不起娇贵的飞兽军,大肆裁军,把半数赤尾烈鹰卖给了当地的商会、世家,以及江湖势力。

“其中吸纳赤尾烈鹰最多的是雷州商会,专用于运送珍贵的物件。既安全,又快速。正巧,紧邻雍州的漳州就是雷州商会的分会。

“这赤尾烈鹰是有钱也租不到的。但我有办法搞到几只赤尾烈鹰,咱们骑飞兽去雷州。”

许七安再次和慕南栀对视一眼,前者诧异道:

“你以前去过漳州?”

“没有。”

“你去过雷州?”

“没有。”

“那你为什么如此笃定自己能弄到珍贵的赤尾烈鹰?”

“此事,说来话长........”

圣子叹息一声,露出了饱经沧桑的笑容:

“我游历江湖时,曾经偶遇随商队去青州做生意的雷州商会大小姐。那是一个肤如凝脂,明眸皓齿的姑娘,精打细算,有着超强的经商能力。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在茫茫人海中相逢,彼此产生了爱意,于是结下了情缘。”

........许七安惊呆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那会儿我正被蓉姐和清姐追杀呢,是逃亡路上遇到的柔儿。”

好家伙,我特么直接好家伙..........许七安颔首:“那就这么办吧。”

你是女朋友遍布九州吗?

我终于明白李妙真为何见死不救。

..........

半旬后,漳州码头。

许七安牵着小母马,踩着厚实的搭板下船,身后跟着同样牵马的李灵素,以及步行跟随的慕王妃。

一边走一边问,在当地百姓的指引下,他们抵达了雷州分会。

这是一个大庄子,漆红大门上挂着鎏金大字书写的匾额,门外两尊一人高的大石狮子。

穿劲装的侍卫守在门口。

李灵素道:

“当日分别时,柔儿赠了我一块手牌,可以调用商会本部以及分部得力量,可以挪用最多十五万两白银的额度。可惜我后来去蛊族时,不小心遗失了。

“不过就算没遗失,最后也会被清姐和蓉姐没收。”

许七安冷冰冰的审视着他:“所以?”

李灵素嘿然道:“你等着,我自有办法。”

说罢,他牵着马走向大门,朝拦住他的侍卫说道:“我要见分会的会长。”

..........

PS:实体书的事,今天只能靠链接去买,明天就能在天猫和京东直接搜索《大奉打更人》购买了。详情看下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