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十七章 神殊残肢

第十七章 神殊残肢

传信出去后,很久没有回应。

“国师,我是许七安啊,我在南疆遇到了生死危机,急需您的帮助。”

许七安连忙卖惨。

护身符安静的躺在他掌心,没有任何异常,洛玉衡仿佛失联了。

不,这种情况,对洛玉衡来说,应该是我在南疆嫖到失联.........许七安自我调侃了一句。

“国师,我是你的许郎啊。”

洛玉衡还是没有回应。

看来是真的无法联络到她!许七安终于确认,自己和小姨失联了。

“首先,可能是我和国师之间的距离,超出了护身符能传达的距离,通俗的解释就是——没信号!”

毕竟护身符严格来说只是道门的一个传音法术,与司天监出品的专业传音法器肯定存在差距。

“其次,洛玉衡还处在闭关阶段,她距离天劫越来越近了,积蓄力量应对天劫是重中之重,如果是在闭关,那我联系不上她也是正常的。只能等她业火濒临极限,自己出关来找我。”

想到这里,许七安有些愧疚,天劫事关洛玉衡生死,她必须竭尽全力面对,这个时候,不好把她当工具人使用。

“最后,洛玉衡还处在社死后无脸见人的窘迫中,不想搭理他。”

这点可能性不大,以小姨的心性和手腕,区区社死还是能忍的吧。

李灵素都还有脸活着,小姨这点社死算什么........他有些心虚的想。

披着轻纱的夜姬从后面抱住许七安,尖俏的下颌抵在他肩膀,柔声道:

“许郎,握着一枚符作甚?”

联系你的姐姐.........许七安道:“我想请国师来帮忙对付阿苏罗,但她似乎在闭关,或者,南疆距离京城太过遥远,无法把信息传达出去。”

夜姬皱了皱眉:“那该怎么办。”

许七安有些诧异她没问自己为何能请动洛玉衡,旋即明白这是浮香的善解人意。

她从不过问自己和其他女人的私事,从不过度打探他的秘密。

“放心,我还有一个人选。”

许七安朝着屏风招手,地书碎片从衣兜里飞出,落入掌心。

他把护身符送回地书碎片内,接着取出传音海螺。

监正说过,这枚海螺可以在九州大陆任何地方联络孙玄机,是司天监极其珍贵的传音法器。

握住海螺的同时,许七安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又把海螺收回去,然后回过身,把浮香按在浴桶边缘,让她扶着浴桶,翘起臀儿。

“咱们再亲热一下,完了我再找他。”

许七安已经被孙师兄搞出心理阴影了,可别发完传书,这边还在洗澡,孙师兄就出现了。

掐住浮香小腰……

这具身体还是初尝云雨的娇花,加之她重伤初愈,身子有些虚弱,许七安没有折腾她太久,浅尝即止。

“孙师兄,我在南疆十万大山边缘区域........”

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好!”

孙玄机言简意赅的回应。

“许郎,我先去取来神殊大师的残肢,你再次等候,天黑前我会返回。”

夜姬穿戴整齐,素色的抹胸襦裙,搭配浅绿色罩衫,这套偏向知书达理气质的衣衫,原本穿在浮香身上,会有种大家闺秀的气质。

但现在穿在夜姬身上,反而穿出些许制服诱惑。

她的真身太妖媚了,虽说狐族本身就是以妖媚勾人闻名,但身上那股烟视媚行,无时无刻都在勾引男人的韵味,让她穿的越正经,越像制服诱惑。

临安的妩媚多情和浮香的妖媚艳丽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

前者内媚,后者则是妖精。

等许七安颔首,浮香翩然而去。

............

直到黄昏,盘坐在洞窟吐纳的许七安,心有所感,离开洞窟,来到山谷。

他先是被一阵高歌声吸引,看见苗有方拎着酒壶,与鸟妖红缨载歌载舞,两人手弯缠着手弯,转着圈。

苗有方口中高唱勾栏里的荤曲儿,红缨则唱着南疆特色的山歌。

几名妖女围绕两人翩翩起舞。

青木护法和白猿护法坐在一旁欣赏,后者鼻青脸肿,明显经历了一顿毒打。

而在众人身后,站着一位白衣术士,身高普通,五官普通,气质普通,他实在太普通,以致于谁都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察觉到许七安出来,众人立刻看过来,歌舞停止。

“孙师兄!”

许七安喊道。

众人刷的扭头,神色古怪,竟不知身后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

孙玄机点点头,脚下清光腾起,闪现到许七安面前。

“师兄怎么不进来?”许七安露出热切的笑容。

孙师兄是极好的工具人,实力强劲,话还不多。

白猿下意识的审视着这位陌生人,蔚蓝澄澈的双眼看穿内心,缓缓道:

“这位高人的心告诉我:我刚好南下青州,打算助阵老师,便折道过来了。路途太远,累死我了,刚才是在休息。”

许七安清晰的看见孙师兄脸色一僵。

“这位是袁护法,拥有看穿人心的天赋神通,并修行佛门他心通,极为了得。”

许七安立刻给孙玄机介绍,说着说着,心里一动,道:

“袁护法,劳烦你随我入内。”

替我做翻译........

孙玄机回头,深深看一眼袁护法,而后随着许七安进入石窟。

青木护法提醒道:

“那是位超凡境的术士,别乱说话,明白吗。”

袁护法回望青木护法:

“可是青木前辈的心告诉我:这死猴子,最好继续口不择言,等着你被剥皮拆骨。”

青木护法脸色陡然涨红,握着藤蔓拐杖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红缨护法当做没听见,催促道:

“快进去吧,别让许银锣等久了。”

袁护法点点头,进入石窟。

“这位护法有点意思啊........”

苗有方目睹了刚才的一切,看向红缨护法。

因为刚才载歌载舞,脑子里没有其他念头,苗有方反而躲过了社死,没有体会到袁护法的可怕和鬼畜。

红缨护法叹口气:

“袁护法自幼在佛寺里为奴,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天赋神通渐渐觉醒,又无意中偷学了佛门他心通。从此再也无法驾驭能力。”

苗有方恍然大悟:“那他怎么成了咱们的人?”

短短一个时辰,他已经和南疆妖族成了一家人。

红缨护法撇撇嘴:“后来佛寺的僧人也忍不了他了,就把他逐出佛门,自生自灭。”

好家伙!苗有方暗暗发誓,面对袁护法时,要心如明镜,不染尘埃。

红缨护法看他一眼:“袁护法是四品境界,天赋神通则要更强,超凡境的高手不刻意收束念头,也会被他看穿内心。四品境,除了道门和巫师,几乎没有哪个体系能屏蔽袁护法的能力。”

石窟内,许七安把情况详细告诉孙玄机,而后问道:

“孙师兄怎么看?”

孙玄机没说话,许七安看一眼袁护法,后者心领神会,澄澈蔚蓝的眸子注视着孙玄机,道:

“这位孙师兄的心告诉我:你负责对付阿苏罗,我来破坏阵法。送死的事我可不干!”

孙玄机一下急了,连声道:“后,后.........”

许七安吐出一口气,替他说完:“后面那句话不用说。”

白猿护法颔首。

许七安接着道:“没问题,阿苏罗交给我对付,我会尽量牵制他,孙师兄你负责破解禅师大阵。”

在他看来,这样的安排最合理,由术士去破阵,算是专业对口。

由武夫对付金刚,同样是专业对口——拼刺刀,看谁更硬!

迅速敲定正事,许七安问道:“孙师兄刚才说要去青州助监正?”

孙玄机负手而立,一言不发。

袁护法道:“云州叛党已经全面攻打青州,老师和大师兄,还有伽罗树菩萨斗法,大奉缺超凡高手,我本欲前去助阵。”

许七安心里一沉:

“这样会不会耽误战机?”

孙玄机摇头,袁护法道:

“刀藏的越深,敌人越忌惮,短期内不会有意外。另外,云州叛军在等待西域佛国的军队出击。我们在这边闹出动静越大越好,这样能牵制敌人。”

也是,云州逆党拉佛门下水,肯定不只是伽罗树菩萨一人,西域的军队也是助力..........如果我能牵制住西域的军队,朝廷的压力就会小很多.........许七安缓缓点头。

这时,他看见袁护法蔚蓝的双眼望着自己,连忙摆手:

“我的想法就不用说出来了。”

袁护法点点头,毕竟他也不想再被许银锣拍蚊子。

这时,脚步声从甬道里传来,夜姬背着一只巨大的箱子返回。

“哐当!”

她把箱子放在地上,发出沉重的闷响。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被箱子吸引,它呈漆黑色,透着金属光泽,外层刻着密密麻麻的佛文,似是某种封印阵法。

“这是娘娘亲手刻画的佛门封印法阵,用来压制神殊大师的残肢,每隔十年,就得献祭数量庞大的生灵,不然它会破开封印。”

夜姬带着些许忧虑:“此时若是解开封印,娘娘不在的话,就很难再将它重新封印。”

袁护法看一眼孙玄机,道:

“这位孙师兄的心告诉我:呵,佛门的阵法粗陋又垃圾,待会儿等我小试身手,让你们大吃一惊。”

孙玄机嘴角猛的抽搐一下。

原来孙师兄一脸老实的外表下,也有一颗风骚的心,果然装逼和白嫖是人类的天性.........许七安憋住没笑。

“咳咳!”

他用力咳嗽一声,道:“打开吧。”

夜姬颔首,取出一枚碧绿色的钥匙,俯身,插入锁孔。

咔擦!

锁舌摊开的声音里,可怕又强悍的气息盈满整个石窟。

袁护法当场瘫软在地,抖个不停。

夜姬连连后退,俏脸发白。

孙玄机和许七安不为所动,同时看向箱子内部。

这位神殊大师有多少记忆,又是什么性格?如果可以的话,让它和浮屠宝塔里的断手见见面也未尝不可.........许七安心想。

.........

PS:先更后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