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十八章 女儿

第十八章 女儿

随着箱子打开,里面的东西展现在众人眼中。

这是一副躯干,没有双腿、双臂和头颅,但却是许七安见过的,神殊最完整的躯体了。

值得一提,这具躯体的裆部裹着一件兽皮超短裙,让许七安没来由的想起当年电视上那个雷公嘴的猴子。

“十年之期未到,为何唤醒我!”

躯干苏醒了,它缓缓“站”起身,悬浮在众人面前,随后收敛气息。

“神殊大师,奴婢奉娘娘之命打开封印,有事相求。”

夜姬压力一轻,如释重负的行了一礼。

神殊的躯干缓缓转了半圈,似是在扫视洞窟内的众人,直到它看见许七安..........

胸口的两粒黑豆猛的裂开,化作一双眼睛,恐怖的气息再次溢散,夜姬和白猿连连后退,脸色发白。

“你身上有我的气息,我的部分躯体寄生在你体内。”

躯干双乳灼灼的盯着他,胸腔里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那是一条右臂!”

许七安冷静的回答,他没有从这副躯干里,感受到强烈的敌意和恶意。

这意味着对方的性格是“温和”的,与寄宿在他体内的右臂一样。

“封魔钉.......”

神殊躯干审视着他,道:“你是佛门的敌人?嗯,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修为不错,根基扎实,是一位好战士,有空一起喝酒。”

一起喝酒.........许七安看一眼它脖子上碗口大的疤,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复。

不过性格还行,有些豪迈,不像塔里那条神经病,天天嚷嚷着杀杀杀。

“大师,他是娘娘请来的帮手。”

夜姬把双方的交易告之神殊的躯干,道:

“阿苏罗镇守南法寺,他实力可怕,我们无法应对,因此想请您提前帮他拔除封魔钉。”

神殊躯干爽快答应:“没有问题,不过拔除封魔钉会让我力量大损,事后我需要一批精血补充耗损。”

夜姬颔首:“奴婢明白。”

十万大山里,最不缺的就是兽类,甚至可以奇袭小城小镇,掠夺那些西域人的精血。

许七安心里一动,问道:

“大师,您能寄宿在我身上吗?就像断臂一样。”

这样的话,他就能白嫖神殊这副躯干的神力。

“不行,你体内有封魔钉,我无法寄宿。”

神殊的躯体给出否定答案。

这样啊,果然没法钻漏洞........许七安失望的摇头,看来还得亲自去刚阿苏罗。

“前辈能拔除哪两根封魔钉?”

双ru盯着他看了片刻,胸腔里嗡嗡笑道:“那两根还在你身上。”

很好,我果然是气运之子,如果这次又重复,我就得怀疑体内的气运是假货了........许七安转头吩咐众人,“你们退出石窟。”

接着看向神殊躯干:“请前辈帮忙拔除封魔钉。”

等孙玄机和夜姬、袁护法,带着女妖们撤出石窟,神殊躯干胸口坍塌出一道气旋。

气旋滚滚,让石窟刮起大风,吹的许七安长发狂舞。

噼啪~

气旋跳跃起金色的电弧,照的石窟内忽亮忽暗。

滋........金色电弧从气旋中心射出,溅射在许七安小腹位置,那里对应的是任脉的封魔钉。

从旁观者角度来,金色的电弧化作长索,将神殊躯干和许七安连接在一起。

气旋越转越快,吸扯之力越来越强,带动金色电弧形成的长索收紧,拉扯着封魔钉。

许七安耳畔回荡着梵音,知道这是解开封魔钉时的口诀。

前两次拔除封魔钉,度情罗汉和神殊左臂都有念咒辅助。

许七安暗中记了下来,可惜尝试后发现光念咒并不能解开封魔钉。

封魔钉的一点点拔出,他脸皮剧烈抽搐,豆大的汗珠如雨滚落。

再次品尝到了肉身被撕裂的痛苦。

噗.........伴随着封魔钉脱离血肉的声音,丹田内的气机宛如涨潮,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不吐不快。

许七安双臂猛的往外一振,“轰”,气机肆虐在石窟中,整座山剧烈震动。

洞窟外的夜姬、孙玄机等人,清晰的察觉到脚下的大地在震颤。

呼~

可怕的狂风顺着甬道冲出,把火把、碎石统统“喷”出甬道。

孙玄机伸出右掌,轻轻外前一推。

一道清光组成的龟甲状阵法立在众人身前,挡住了这道可以“吹”死六品以下武夫的强风。

好强........红缨护法青木护法等妖族暗暗心惊。

石窟内,经过这一轮发泄,许七安平复了丹田内的气机,紧随而来的是复苏的力量。

嘭!

他用力握拳,像是抓爆了空气。

“气机的浑厚程度,以及肉身的力量得到极大的增强,和小姨双修而来的气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嗯,以我现在的力量,配合大成的金刚神功,能吊打度难和度凡中的任何一个。二打一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吞噬修罗金刚度凡的鲜血后,他的金刚神功大成,能单挑金刚。

如今则能吊打金刚。

“单论肉身之力,我不输阿苏罗了吧,即使略有不如,但差距也不会太大。等解开另一根封魔钉,我实力还能再进一步。不过阿苏罗同时还是一位罗汉,嗯,我也不是没有其他手段。缠住他不在话下。”

收敛思绪,许七安朝着气息衰弱许多的神殊躯干抱拳,道:

“请前辈继续。”

神殊躯干如法炮制的为他解开第二根封魔钉,等许七安平复紊乱的气机后,它赞赏道:

“你的底蕴比我想象中的更强,若是拔除全部封魔钉,实力接近大成,想来你原本便是这个境界。”

它的意思是,许七安本身是三品大成,但被封魔钉封印。

“佛门很少有用到封魔钉的时候,你的身份不一般,小后生,习武有几百年了吧?”

练习时长一半年.........许七安抱拳:

“满打满算,一年半。”

神殊沉默片刻,缓缓道:“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晚辈没必要和您开这种玩笑。”许七安说道。

神殊躯干语气变的困惑:“你没说谎,但这是不可能的。”

许七安如实相告:“晚辈身负中原王朝半数国运。”

神殊躯干反问道:“然后?”

这还用我说吗……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道:

“大气运者,得天独厚,能在短时间内超凡入圣,虽然夸张,但也不算什么吧。”

他有如今的成就,除了自身天资,努力,以及一些长辈的关照离不开关系。

许七安把一切奇遇,归结为气运的缘故。

“我只知得气运者不得长生,嗯,准确的说,是国运缠身。所以人间没有长生久视的帝王。”

神殊停顿了一下,乳眼盯着他:

“未闻得气运者,可在一年半内晋升超凡。”

许七安皱了皱眉,说道:

“或许是国运与个人气运有所不同?”

神殊又一次反问:

“如此,历代帝王皆可一年半入超凡。为何别人不行,偏你可以?”

许七安愣住了:“这,这……”

他下意识的想说,大奉高祖和武宗皇帝也是这样。

可后来发现不对劲,因为两位皇帝虽然后来晋升一品,但那是很多很多年后。

而且他们是从三品起步。

他定了定神,抱拳道:

“晚辈不知,晚辈有一事请教。”

“说。”

“中原大奉王朝开国皇帝,称帝前三品境。称帝后成就一品之身。一百年后,其孙造反篡位,同样如此。”许七安语速极快:

“其中有何不对?”

“没什么不对,但你为何会认为他们成就一品,是气运加身的缘故?”

神殊说道:“你对气运加身的理解有问题,过于片面,气运加身者处处与常人不同,它表现在方方面面。

“可在你眼里,似乎气运加身,就一定能踏入超凡领域,修为就一定日进千里。

“确实,气运加身者在修行方面会得到增益,好运连连,但它永远只起到辅助作用,让你在修行之路上少走弯路。

“可你若是认为气运加身便能成就超凡,甚至一品,那你把气运想的太重,把一品看的太轻。”

许七安瞳孔微微放大。

“你身上仍有秘密,有待挖掘。可惜我的记忆并不完整,无法给出太多的意见。

“但有两个问题不妨去思考,一:身上的国运怎么来的?二:与那些同样气运缠身的帝王相比,你身上的气运有何不同。”

我身上的气运是许平峰灌入,与普通帝王不同的是,它经过炼化?

对,神殊说的是对的。一直以来,许平峰都对我修为晋升速度耿耿于怀。

试想,如果他知道得气运者注定能超凡入圣,成就一品,以许平峰的智谋,他扶持五百年前那一脉做什么,直接扶持我不是更好。

一品武夫足够横推大奉副本。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知道气运能增幅修为,奇遇不断,但还没到那么夸张的地步。

所以相比起一个武学奇才,潜龙城的千军万马更适合合作。

那也就是说,气运确实有助于我修为提,但我有今时今日的修为,另有原因。

这个原因应该还是气运问题,但又不只是气运问题了,

许七安沉默了许久,缓缓吐出一口气:

“前辈可知,五百年前那场佛妖之战的内幕?”

“忘了。”

神殊躯干沉声道:“我只记得与国主花前月下的时光,很美妙。”

老树精猜的没错,神殊真的是万妖国女皇的姘头?许七安惊了一下。

“除了这些呢?您还记得什么?”

回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神殊躯干缓缓道:

“我们有一个孩子,是一只很可爱的小狐狸。她就是现在的南妖领袖........”

卧槽........许七安很久没有爆粗口了,实在是这个消息太过惊世骇俗。

九尾狐是神殊的女儿?居然是神殊的女儿?!

可是不对啊,青木护法说过,娘娘是血脉纯真的九尾天狐,怎么可能是神殊的女儿。

不,当年青木护法只是一个小妖,辈分再高,他都是小妖,他未必知道太多内幕。

但神殊没必要骗我。

神殊和万妖国主是老姘头,并生了一个女儿;佛门灭了万妖国,而神殊是佛门中人;神殊和佛陀有过一桩无人知晓的交易.........卧槽,细思极恐啊!

许七安心脏砰砰狂跳。

“前辈,您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她试探道:

“我指的是,您在佛门的身份。”

“我.......不记得了。”

神殊躯干喃喃道:“我只记得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只记得当年是佛陀杀了她,其他的我都记不起来了。”

这或许就是他能性情相对温和,没有那么多负能量的原因.........许七安没再多问。

............

运河之上,三桅战船。

许二郎用过午膳,坐在书桌边,握着笔,认真的写着第一封家书。

婶婶生怕儿子有意外,规定他每隔两天写一封家书。

“娘,漂泊在运河上的生活让我有些不适。”

写这种白话家书也让许二郎有些不适,只是考虑到父母的文化水平,这样的家书对他们来说通俗易懂。

“反而是铃音非常喜欢坐船,她除了脑子不够聪明,似乎没有弱点了。

“我听同僚们说,青州的局势一片大好,朝廷的军队打的叛军节节败退,所以你不用担心,孩儿很快就能凯旋。

“您在京城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挂念我,铃音有大哥照拂,同样不会有事。

“家里若是遇到麻烦,记得多和玲月商量,玲月的智慧不及您十之一二,但多个人,多条主意。

“铃音在船上没有受委屈,士卒们很喜欢她,夸她不愧是大哥的妹妹,神勇盖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许二郎想了想,把这一行划掉,重新写:

“夸她不愧是大哥的妹妹,冰雪聪明,将来必定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写完家书,吹干墨迹,他把信纸塞入信封。

这时,房间内腾起两道清光,身穿儒袍,头戴方巾的张慎和李慕白,突兀出现。

“老师,慕白先生?”

许新年愣了愣,又惊又喜:“你们怎么来了。”

张慎抚须道:

“青州局势不妙,杨恭写信向院长求助,院长让我和慕白前往青州给杨恭当幕僚。”

重逢的喜悦顿时消散,许新年沉声道:

“紫阳居士信上怎么说?”

李慕白道:“青州边界的第一道防线已经破了,子谦下令坚壁清野,聚拢流民,采取坚守不出的策略,等待援兵。”

许新年立刻展开青州地图,审视片刻,道:

“此计甚妙。”

青州纵横万里,有足够的战略纵深,死守边界意义不大。

而占据地利的大奉守军,坚壁清野,守城不出的策略同样是正确选择。

张慎摇头叹息:

“辞旧莫要忘了,西域僧兵还没入场。如果不出预料,近期内,佛门会派遣大军进攻雷州等地,以此来牵制朝廷。逼朝廷双线作战。

“那时,青州会面临“孤掌难鸣”的处境。”

李慕白补充道:“加之流民匪寇四起,内部不稳,局势堪忧。子谦早已料到这一步,苦思对策无果,这才写信向院长求援。”

许新年神色一沉。

...........

黄昏,落日西沉。

万妖山是南疆十万大山的核心区域,山势不高,却格外雄奇,宛如一个侧卧的巨人,连绵数十里。

而这,只是主峰的。

作为南疆洞天福地之一,万妖山钟灵敏秀,灵气充沛,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妖族。

而今山中妖族数量依旧庞大,但随着岁月变迁,它们从主人变成了奴隶。

佛门统治了这里。

南法寺建在山巅,是南国最高建筑。

佛门占领万妖山后,大兴土木,伐木开道,在这里建起了一座雄城。

披着斗篷的许七安,行走在“南国”城的街道上,身边是夜姬、孙玄机和苗有方。

他们都披着同样的斗篷。

“吱吱........”

尖细的猴叫声吸引了许七安的目光。

街边有人在耍猴戏,一只黄毛小猴子逢人就作揖,讨要钱财,路人若是不给,它就翻跟头,扮鬼脸,或下跪磕头。

“全是未化形的小妖。”

许七安掏出一粒碎银丢了过来,黄毛小猴捡起碎银,磕头下跪,额头撞的咚咚作响。

夜姬眼里流露出悲哀:

“因为未化形的小妖最好控制。”

妖族分两种,一种是兽类开窍,通过自身修行,一步步成为大妖。

而它们繁衍出的子嗣,天生便是妖族,就如人类一般,随着年岁增加,自然而然就会开窍。这便是另一种妖族。

万妖山的妖族,基本都是当年大妖的子嗣。

它们虽形体为兽,却拥有极高的智慧。

白姬就是例子。

“应该有化形的妖族吧。”苗有方问道。

“自然有,不过数量稀少,大多都佛寺为奴,或为坐骑。要么,就是被城中达官显贵掌控着。”

夜姬说道:“西域的达官显贵豢养化形妖族,通常是用来当战奴的,也有极少数例外。”

“极少数例外?”

苗有方追问。

夜姬冷笑道:“比如貌美的妖族女子,会成为他们的玩物,这还是待遇好的。待遇差的,会送到军队里........”

她没有说下去,但苗有方能猜到了。

他一阵沉默。

...........,

南法寺的宝塔上,魁梧高大的阿苏罗立在塔尖,俯瞰着夜幕下的恢弘雄城。

某一刻,他收回目光,望向塔下的阴影。

披着斗篷,戴着兜帽的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那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