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二十二章 刑天?

第二十二章 刑天?

下坠的过程中,阿苏罗低吼着展开拳脚,疯狂攻击许七安。

噗噗噗........拳头手肘膝盖等部位化作最犀利的武器,打的失去金刚神功的许七安多处骨折、血肉飞溅。

但很快,阿苏罗的力量开始衰退,气息运转如常,但每一次运气攻击,都会让他心口剧痛,四肢无力,头晕眼花。

那些原本在经脉里畅通流转的气机,此时竟对身体造成了极大的负荷。

“如何?封魔钉的滋味不错吧。”

许七安啐出一口血沫,狞笑道:

“心乃五脏之首,没了它,你这一身修罗精血,该如何运转?”

他猖狂大笑,一记头锤重重撞在阿苏罗额头,撞的他眼冒金星,双眼翻白。

武夫战斗时,一身精血运转全靠心脏,当它停止输送血液,大脑就会缺氧,体内血液阻滞,四肢无力。

其中的苦头,许七安心知肚明,超凡武夫强大的生命力让他不会死亡,但痛苦是时时刻刻的。

幸而他当初炼神境时,把元神磨炼的极其强大,意志力坚定,没有被痛苦折腾的崩溃。

每一位超凡武夫都有可怕的韧性。。

深吸一口气,胸口的贯穿伤、周身各处伤势迅速复原,许七安展开反击,拳脚肘膝,身体坚硬部位化作武器,刚才阿苏罗怎么打他的,他就怎么还击。

砰砰砰........

爆竹般的清脆炸响声里,鲜血从阿苏罗身上不停飞溅。

修罗王幼子双目赤红,喉中发出野兽般的咆哮,竭力抵抗,却难以挽回颓势。

另一边,孙玄机轻飘飘落在塔顶,脚下亮起一道圆形阵法,层层下拉,十二道圆形阵法将佛塔分成均匀的十二等分。

紧接着,上六道阵法顺时针转动,下六道阵法逆时针转动。

嘭!嘭!嘭!

覆盖在封印之塔外层的金色佛文逐一炸裂,这并非暴力破坏,而是更高明的破阵手段,从根本上瓦解了形成封印大阵的佛文。

远处观战的僧人看着这一幕,脸色俱是呆滞茫然,与刚才一样,他们没看懂这场变幻莫测的超凡之战。

这两个外贼,能逼阿苏罗尊者开启血脉之力,已是虽死犹荣的战绩。

事实确实如此,面对开启血脉之力的阿苏罗尊者,那位不知底细的金刚节节败退,仓皇逃避。

高空中的术士只敢龟缩放冷枪。

然而,在阿苏罗尊者杀上炮台后,情况急转而下,那不知是何方神圣的外贼金刚反客为主,打的阿苏罗尊者毫无还手之力。

而且这并非一时侥幸占得上风,他们能明显察觉到阿苏罗尊者气息快速下跌。

“结,结阵........”

老和尚嘴皮子颤抖,用西域语言嘶吼道:

“速速结阵,助阿苏罗尊者斩杀外敌人,守护佛塔。”

“找死!”

许七安双脚在阿苏罗胸口一蹬,同时甩出了太平刀。

咻~

太平刀呼啸而去,化作一抹游鱼般暗金色的光芒,灵活的在众僧之间穿插纵横。

它所过之处,禅师们纷纷倒下,或头颅飞起,或上半身与下半身分离,或双膝处被斩断。

只有少数的四品禅师,关键时刻施展禅功,佛光护体,挡住刀光的切割。

在过去的超凡战力,太平刀表现和它的名字一样平,甚至有些拉胯,但不代表它不强。

主要是主人面对的敌人位格太高,它一把刚诞生灵智不久的小破刀难以发挥决定性作用。

不过这段时间在龙气中温养,它的锋芒愈发犀利。

已经渐渐成长,能在超凡境中发挥极大作用。

而眼下对付这群禅师,不能说砍瓜切菜,只能说切豆腐。

“原地结阵!”

一位老和尚咆哮道。

禅师们立刻做出应对,数人,或者十数人原地盘坐,结成禅阵。

果然挡住了这把所向披靡的神兵,让它难以破开层层叠叠的护体金光,可这样也让众僧无力援助阿苏罗,阻止孙玄机破阵。

梁木折断的“咔擦”声里,砖块散落的“哗啦”声里,这座封印之塔终于支撑不住,坍塌了。

孙玄机借此看清了塔内的景象。

第一层的中央,用黄金浇铸着八角基座,基座上是一朵黄金浇铸的莲台。

不管基座还是莲花,都刻满了密密麻麻的佛文,属于封印阵法的一部分,但现在,这些佛门黯淡无光,变成了纯粹的刻文,不再具备神异。

莲台上,摆着矫健修长的大腿,有着流畅的肌肉曲线。

它被封印在此地五百年,却没有半点枯萎衰竭的迹象,鲜活的宛如活人的双腿。

封印之塔一共三层,每一层都盘坐着众多禅师。

随着佛塔的坍塌,这些禅师保持着盘坐的姿势,纷纷坠落,即使从高空坠落,他们依旧保持着盘坐的姿势,没有苏醒,没有抗拒。

孙玄机打开香囊,对准那双腿。

香囊气旋滚滚,轻易的把双腿摄入其中。而后,他扫了一眼东倒西歪,犹如雕塑的众禅师,略作犹豫,放弃了将这些禅师斩尽杀绝的想法。

在双方没有敌对交手前,这些禅师在孙师兄眼里是无辜之人。

他无法说服自己残杀无辜。

哪怕未来有一天,这些禅师会是他的敌人,但那是未来的事了,真到那时候,他杀敌也不会手软。

“好!”

孙玄机言简意赅的大吼一声,脚下清光腾起,传送回炮台。

炮台绽放清光,旋即消失在沉沉夜空中。

见状,许七安没有犹豫,果断的放弃对阿苏罗的连招,盯着浮屠宝塔腾空而起,喝道:

“太平!”

太平刀呼啸而回,让主人踏在刀脊上,一人一刀破空飞走。

倒不是许七安心慈手软,中了一枚封魔钉的阿苏罗气息暴跌,但不代表这位修罗王幼子废了,他依旧是超凡境。

而武夫是出了名的难杀,神殊残肢已经取走,没必要继续逗留此地,迟则生变。

.............

经历了一番大战的南法寺略显狼藉,破坏主要集中在西院,其余区域,除了许七安斩出的那一刀,将大半个南法寺贯穿,基本没再受到波及。

阿苏罗盘坐在没有一块好砖的广场上,背景是坍塌成废墟的佛塔。

他的皮肤不再漆黑,但也不是金刚独有的暗金色,脑后火环熄灭,此时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僧人。

顶多就是丑帅丑帅。

暗金色的钉子静静躺在他身前。

阿苏罗尊者,当然掌控解开封魔钉的秘法,也有这个实力。

幸好只是一根封魔钉入体,虽让他实力受损,但不至于变成废人,还有余力自行拔除。

若是九根封魔钉尽数打入体内,他也只能返回阿兰陀求助菩萨和罗汉们了。

一位老僧率领十几位弟子进入西院,弟子们原地停下,老僧缓步上前,双手合十:

“阿苏罗尊者,魔僧残肢被夺,该如何是好?”

这位老僧满脸皱纹,身躯枯瘦如柴,是南法寺的主持盘念大师。

一百零九岁高龄。

当今佛门,在普通弟子眼里,德高望重者大多是“盘”字辈,往上一辈是“度”字辈,“度”字辈的僧人,要么成就超凡,要么早已化作黄土。

超凡领域的强者,就不是德高望重能形容了。

“本座会告之广贤菩萨。”

阿苏罗巍然盘坐,无喜无悲。

盘念主持颔首,苍老嘶哑的声音说道:

“是否要派门中弟子搜捕十万大山境内的妖族?”

佛门在南疆经营多年,兵强马壮,高手众多,远比妖族要强大,不然也无法统治十万大山。

阿苏罗摇了摇头:

“传令各城,囤积粮草、药材,加固城墙,伐木开道。”

盘念主持悚然一惊:

“您的意思是.........”

这些命令,每一条都是用于饥荒和战乱时期,十万大山物产丰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存在饥荒问题。

答案就只有一个。

阿苏罗表情庄严,保持双手合十姿势:

“南妖隐忍五百年,暗中积蓄力量,也到了卷土重来的时机。此事,我会与阿兰陀那边联系。

“十万大山已入佛门版图,永不改变。这次,我们会彻底打散南妖的气数。”

盘念主持吐出一口气,问出了困扰依旧的疑惑:

“方才与你交手的金刚是谁?”

阿苏罗反问道:“修行金刚神功,且与司天监有干系的大奉超凡武夫,还能是谁?”

盘念主持脑海里浮现一个名字——许七安!

“是他........”

盘念主持神色复杂,痛心疾首道:

“此子竟已成长到这等地步,未能将他收入佛门,错失机缘,错失天大机缘啊。”

语气既憎恨又惋惜。

...........

山谷内,篝火熊熊。

苗有方和红缨护法、青木护法、白猿护法,以及十几名妖族部众把酒言欢,载歌载舞,庆祝行动圆满结束。

“大奉的火药果然名不虚传,炸的真爽。”

一位马妖拍着胸膛,振奋道:“恨不得把西域人一锅端了,救出水深火热里的同族们。”

红缨护法连忙举杯:“此次行动顺利完成,许银锣和苗大侠功不可没,让我们举杯敬远道而来的贵客一杯。”

三言两语,就把苗有方捧到舞台中央,成为众妖视线的焦点。

苗有方听着一声声的“苗大侠”,人没醉,心先醉了。

“过奖过奖!”

苗有方拱手,朗声道: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中原人士的分内之事。诸位虽是妖族,但热情率真,在苗某眼里,远比大部分人族要值得结交。

“苗某敬诸位一杯。”

仰头喝酒的同时,扫了一眼几位ru挺腰细,容貌艳丽的女妖。

不知道妖族在男欢女爱方面是否开放?我冒着生命危险在城里四处丢炸药,他们安排几个侍寝的女妖应该不过分吧,跟着许银锣混真是好啊.........苗有方浮想联翩。

这时,他发现不远处的白猿护法,澄澈蔚蓝的眸子,灼灼的盯着自己。

不好!!

苗有方心里一凛,肾上腺素飙升,如果让这只猴妖说出自己方才的内心想法,那么,那么他会变成下一个李灵素。

到时候只能掩面而泣的离开十万大山。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红缨护法丢掉手里的酒碗,飞扑向袁护法,把它扑倒,双手死死捂住对方的厚嘴唇。

“你别扫兴!”

红缨护法告诫道。

白猿护法倔强的看着他,微微摇头。

他的能力已经超出四品范畴,并非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

见状,青木护法默不作声的拎着了藤蔓手杖。

白猿护法看一眼手杖,默默点头。

红缨护法这才松开手。

白猿护法撕下衣角,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并背对众人。

这样的话,在场众人的心声依旧能传入他耳中,但他再无法分辨那些心声属于谁。

苗有方松了口气,用力握住红缨护法的手,情真意切的说道:

“红缨护法,一辈子的朋友。”

...........

石窟内。

服用了孙玄机给的丹药,稍加调息后,许七安的气息重返巅峰。

“阿苏罗太可怕了,他不是三品能对付的。”

许七安心有余悸的说道。

“许郎没事就好。”

夜姬在旁端茶送水,满脸心疼,等许七安喝完水,她说道:

“神殊大师的这部分残肢,又能助许郎拔除两根封魔钉。这样一来,你便只剩最后一根封魔钉。”

“恭喜恭喜。”白姬抬起两只小爪子,拱了拱手。

边上的孙玄机闻言,微微点头:

“甚........”

夜姬含笑看着他,等啊等,没等来后续,有点茫然的回望情郎。

这时,孙玄机才说道:

“好!”

甚好........夜姬眼巴巴的看着许七安,忽然明白他之前为什么要请白猿护法帮孙玄机说话。

“习惯就好。”

许七安传音说了一句,看向孙玄机:“孙师兄,把神殊的残肢放出来吧。”

孙玄机摘下挂在腰间的香囊,解开,轻轻一倒。

啪嗒!

两条腿掉了出来。

许七安审视着肌肉线条流畅的双腿,转头望向浮香:

“没有残魂?”

他没在这对大腿里感受到元神波动。

夜姬解释道:

“封印五百年,大师在沉睡,需用精血才能唤醒,不多,一滴就够了。但不需要许郎你的精血,用我的便成。”

孙玄机扫了一圈石窟,自力更生的寻来笔墨纸砚,书写道:

“躯干、双臂和双腿都有了,头颅呢?”

“头颅应该在阿兰陀,被佛陀亲自镇压着。”许七安想起浮屠宝塔内,那条邪恶左臂的话。

现在的神殊大师就真的是刑天了呀,嗯,还得给他配一套干戚.........他心里嘀咕。

“许郎,如今尚不知这部分残躯内的元神是善是恶,容奴家先向娘娘禀告结果。”

浮香办事还是这么稳重妥帖啊.........许七安“嗯”一声。

夜姬当即取出狐狸香炉,搓亮黑香,待青烟浮起后,她用力吸入鼻腔。

俄顷,强大的意志在她体内复苏,左眼溢散出烟雾状的清光。

九尾天狐没有说话,目光死死盯着桌上的两条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