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四十六章 蛊神与白帝的对话

第四十六章 蛊神与白帝的对话

是破案啊!

在修为还没有大成之前,他真正引以为傲的技能,是破案能力。

破案能力等于逻辑推理加细节观察。

他确实不具备监正和许平峰这种级别的谋算,做不到运筹帷幄。

但就算是监正,也别想把他当猴子耍。

就算是自诩足智多谋的许平峰,许七安也一样让他在回收气运时,铩羽而归。

这一切都依赖于他强大的“破案”能力,根据种种线索,仔细分析、推敲,破解了神秘术士的真正身份,从而做好应对计策。

他仅用一年时间,就从一个弱小的、谁都能肆意摆弄的容器,成长为超凡境中也是拔尖的高手。

成长为棋手之一。

他一步步解开了“神秘术士”许平峰的面纱,接下来也会揭开监正的神秘面纱。

两位巅峰术士都不能把他玩弄于鼓掌,何况是天蛊婆婆。。

“婆婆当日来极渊找我,陈述利弊,劝我离开南疆,其实就算我不拿出手串,您也会告诉我如何应对吧。”

许七安放下茶杯,透过昏暗的烛光,望着苍老的天蛊婆婆:

“您早就做出选择,与我结盟,而非许平峰,对吧。”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天蛊婆婆笑了笑,这等于默认了。

许七安点点头,继续说道:

“既然这样,那您接下来的行为就让我看不懂了。您表现的太过中立,既不偏向我,也不偏向许平峰,任由五位首领与我战斗。

“但其实您知道我能打赢他们,因为我体内的七绝蛊就是您托丽娜送给我的。也就是说,您早知道,蛊族和云州无法结盟。”

“与一方结盟,就必须与另一方决裂,以您的智慧,竟然没有暗中盯牢葛文宣?葛文宣虽然是个小角色,可他背后的许平峰不容小觑。

“我都能想到许平峰会有后手,您不可能猜不到吧。

“所以我认为,您是有暗中盯着葛文宣的,什么理由会让你任由葛文宣在极渊胡来,却不阻止?

“你曾经说过,封印蛊神是蛊族永远的动力。我今夜过来,除了七绝蛊,便是想问问这件事。”

天蛊虽然不像天命师那样,可以肆意窥探天机,但多少也能窥见未来一角,面对这样的人物,许七安早就留心眼了。

大概也只有丽娜会认为天蛊婆婆是慈祥的,和蔼的老人家,这或许也对,但这绝对不会是天蛊婆婆的全部。

天蛊婆婆默然不语,低头缝补衣物。

许七安也没催促,自顾自的喝茶,卧房里静悄悄的,只有窗外的虫子孜孜不倦的叫着。

南疆气候炎热,即使是冬天,草木也是绿的,鸟兽也不用过冬,最多是数量较之夏季要少一些。

“知道这些事,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很久之后,天蛊婆婆叹口气,缓缓道:

“知道那股冲天而起的白光是什么力量吗?”

许七安摇头:

“请婆婆告知。”

“你应该听说过它的名头,云州有过它的记载,有过它的庙。”

天蛊婆婆刚说完,许七安脱口而出:

“白帝?!”

许平峰何时与这位神魔血裔搭上关系了..........他心里一沉,涌起不妙的感觉。

不当人子明显与这位神魔血裔有联系,虽然这不能证明双方是盟友,却有成为盟友的可能。

敌人的朋友,那肯定是敌人。

“之前分析过,云州背靠汪洋,极有可能是五百年前那一脉给自己留的后手,起事不成,便远走海外。如今再看,许平峰选择云州作为大本营,也许还有这一层原因,他暗中悄悄与白帝搭上了关系。”

许七安习惯性的在心里分析起来:“那白帝是什么位格不清楚,总之不会是超品........”

他深吸一口气,把发散的思绪收拢,道:

“婆婆,你继续。”

天蛊婆婆一边低头缝补,一边说道:

“它问了蛊神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何时能挣脱封印。

“蛊神回答它——大时代的落幕里,不会缺少祂。”

这是她根据自己对神魔语的了解,做的翻译。

大时代的落幕里不会缺少祂?许七安“嘶”了一声,心说有些细思极恐啊。

蛊神的回答里,透露了两个信息:

一,大时代的落幕。

这指的可能是某件事,某个机遇,某场灾难,不管“时代”寓意着什么,涉及到的层次绝对很高。

超凡境以下,都没资格参与的那种。

二,不会缺少祂。

蛊神坚信自己能挣脱封印,一个超品不会盲目自信,更何况,天蛊部能窥见命运的一角,而作为蛊术源头的蛊神,当然也可以。

思考结束的许七安,朝天蛊婆婆点了一下头,表示继续。

天蛊婆婆接着说道:

“第二个问题,它问蛊神:道尊在哪里。

“蛊神的回复是:或许已经彻底陨落。”

道尊在哪里........

这就有意思了啊,一位神魔后裔,海外来的灵兽,竟然会主动关注道尊..........许七安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

所有超品里,道尊是最神秘,年代最久远的强者。

他成道年代无法考证,无史料记载,只能推测是神魔时代终结,人族和妖族刚刚崛起的年代。

但这段年代的时间尺度是数千年,根本无法精确定位。

白帝为何会关注一个毫无存在的感的道尊?它为何又要问蛊神,蛊神自神魔时代结束后,就在南疆沉睡,一千多年前被儒圣封印。

如果蛊神和道尊有什么交集的话,那应该发生在蛊神在南疆沉睡期间。

另外,蛊神的回复信息量很大啊,道尊可能已经陨落?谁能杀道尊?总不能是道尊自己活腻歪了,自我了结吧.........许七安问道:

“婆婆对道尊有什么看法?”

天蛊婆婆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而不是不能说..........许七安道:“您没有在未来窥探到道尊?”

“你对天蛊可能存在误解,窥探命运的一角,何为一角?”

天蛊婆婆无奈道:

“不知前因后果的片面,零碎杂乱的片段,以及无法精准窥探某件事的混乱。

“限制大,且不可控。并非老身想知道什么,就能立刻用天蛊去窥探。”

您这个天蛊和监正的“未来直播间”差距也太大了吧.........许七安嘀咕一声:

“那您觉得白帝问道尊行踪的目的是?”

天蛊婆婆再次摇头,声音温和平缓:

“第三个问题,白帝问蛊神:守门人是谁。

“蛊神的回答是:牠原以为是儒圣,后来才知道.........”

许七安等了一下,没等来天蛊婆婆的后续,急道:

“知道什么?”

天蛊婆婆无奈道:“老身也想知道,可儒圣雕塑的力量阻拦了蛊神,把它再次封印。”

.........许七安险些一口老血,心说儒圣不当人子啊,死了还要给我断章。

“婆婆对守门人的看法是?”

他直接询问天蛊婆婆。

“我不知道守门人是谁,但关于守门人的一切信息,都是不可泄露的天机。你与司天监关系匪浅,该明白我的意思。”

天蛊婆婆回答道。

“知天机者,必受天机束缚。”

许七安叹息着点头,这是窥探天机所必许付出的代价,是天道法则。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抿一口,盯着老人皱纹密布的脸:

“婆婆之所以纵容葛文宣,是为了利用他,从蛊神处打探守门人的秘密吧。”

如果是出于这个动机,那么天蛊婆婆的行为,就能得到解释。

她早就选定与自己结盟,表现的那么中立,那么置身事外,其实是在等葛文宣去极渊。甚至有暗中帮忙葛文宣进入极渊的举动。

比如抹去他的气息,让浑天神镜找不到他。

又比如帮他清理沿途的蛊虫蛊兽,让他能顺利抵达儒圣雕塑面前。

当然,这些只是猜测,也不需要去求证。

天蛊婆婆衣服缝补完了,垂首咬断线头,道:

“是的。

“夜深了,老身该休息了。”

许七安道:“叨唠了。”

融入阴影,消失不见。

...........

返回力蛊部,发现大厅亮着烛光,丽娜和莫桑兄妹俩一人一盆的肉食,正在吃宵夜。

两人身上的衣服多有破损,且赤着脚,莫桑胸口残留着血迹,但不见伤口。

许七安推测兄妹俩刚刚切磋过,身为哥哥的莫桑挨了妹妹的揍,此时兄妹俩正进食补充体力。

莫桑说:

“你不是说给我拐个大奉公主,或者大奉第一美人回来当媳妇吗。”

中原女人似乎不在你们力蛊部的审美点上啊..........事关公主和王妃,许七安留心听了一会儿。

“我给你拐回来了啊,许宁宴身边那个女人就是大奉第一美人。”

丽娜信誓旦旦的说。

“生的白就算了,好歹能晒黑的,但相貌如何普通,她是怎么自信到自称大奉第一美人的。”

莫桑幻灭了,气道:

“中原的女人果然又白又丑,那些商队在骗我。”

他从中原来的商队口中得知镇北王妃是大奉第一美人,中原商人说的天花乱坠。

莫桑就问他们,比我们蛊族女子如何?

中原商人看着南疆的一群小黑皮,诚恳的说:

“天上的云和田里的泥。”

莫桑狠狠嚼着食物,愤愤道:

“我算明白了,原来我们南疆的姑娘才是云,大奉的女人是泥巴。”

“没有没有,我见过中原的公主,其实水灵的很,就是比我差远了。”丽娜中肯的说。

“那是,你可是我们力蛊部的第一美人。”莫桑点头,赞同妹妹的话。

许七安在心里朝兄妹俩拱拱手,返回房间。

阿呼,阿呼.........

小豆丁的呼噜声有节奏的响起,凭借强大的目力,他看见愚蠢的妹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踢掉了兽皮毯子。

右手的手腕湿漉漉一片,似乎刚刚被啃过。

床不大,被小豆丁占了三分之二,许七安把她的手脚摆放好,拉上兽皮毯子把兄妹俩盖住,闭眼休息。

...........

朦朦胧胧中,他听见了撕心裂肺的咆哮声,这让他一下子惊醒。

这一刻,凭借超凡境强悍无匹的元神,许七安清晰的认识到自己还在“梦里”,第一反应是:

巫神教超凡高手来了?

能在梦境中对付他这种层次的高手,各大体系里,只有四品时称为“梦巫”的巫师体系。

道门虽也有梦中勾魂的法术,但那属于阴神自带的神异,和梦巫相比,属于专业和副业的区别。

吼声的余音里,许七安看见了画面。

他看见蔚蓝的天空之下,一道陨星拖曳着火光,坠向大地。

赤红艳丽的火光里,是一只双翅被撕掉的火焰巨鸟。

火焰鸟随着火焰一起坠落,就如陨落的星辰,而它坠向的大地,满目疮痍,横陈着无数的尸体。

被挖掉独目,空洞的额头流淌鲜血的巨人;被斩断蛇头,龟壳布满裂缝的玄武;脑袋脱离脖颈的十二双手臂巨人;堪比山岳的身躯腐朽,露出嶙峋骨头的巨蛇。

只剩下半边身子的黄金狮子;浑身长满肉球,充满恨意凝视天空但早已死去生命的肉球;头颅和身躯分离的九头蛇.........

这些是许七安曾经在梦中看见过的,诞生于远古时代的神魔。

“我看见了神魔陨落时的情景.........”

这里只是一场梦,但许七安仿佛听见了自己狂乱的心跳声。

..........

PS:错字先更后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