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五十九章 应运之人和应劫之人

第五十九章 应运之人和应劫之人

八苦阵,佛门高僧用来顿悟的阵法,过得此阵,烦恼去除,心生佛念。

从此皈依佛门,从此佛法精深。

反之,则永堕八苦之中,元神崩溃。

当然,每一位进入八苦阵磨砺佛心的僧人,都会得罗汉或菩萨关注,以保元神安稳。

简而言之,八苦阵其实是佛门“四大皆空”中的一部分。

阿苏罗若还是阿苏罗,还是那位皈依佛恩的修罗子,那他就无惧八苦阵。

见阿苏罗久不入阵,度厄淡淡道:

“阿弥陀佛,阿苏罗,有何犹豫?”

声音透过法器,传入金钵内的佛界。

阿苏罗淡淡道:

“只是回忆起了前尘往事,那些早已化作云烟的往事。”

说罢,他不再犹豫,踏入了八苦阵中。

度厄微微眯眼,审视着阵中的阿苏罗,只见这位相貌丑陋却又英武不凡的修罗王幼子,步伐缓慢,但异常坚定的穿过八苦阵。。

过程中,他的表情始终平淡。

穿过八苦阵后,阿苏罗脚步不停,拾阶而上,不多时来到了山顶的古刹。

古刹顶上有一座青铜大钟。

阿苏罗缓步登楼,在青铜大钟前双手合十,念诵佛号。

“当!”

他推动钟捶,敲响第一声。

青铜古钟荡起空旷悠扬的钟声,以及涟漪般的金光。

“当当当........”

钟声不断响起,涟漪状的金光层层叠叠扫在阿苏罗身上,先是眉心亮起金光,继而身躯覆盖上一层淡淡金辉,澄澈剔透。

八十一声后,阿苏罗松开钟捶,双手合十,低头垂眸。

度厄罗汉拈花微笑:

“佛心无垢,本座会回禀广贤菩萨。近日来,十万大山外围,妖气冲天,南妖复国的野火憋了五百年,此番欲燃遍十万大山。

“我等奉命镇守南疆,不可疏忽大意。”

阿苏罗颔首:

“自当如此。”

.............

南疆。

院子外,丽娜啃着地瓜,看一眼身边的小背影,无奈的解释:

“老鼠真不是我吃的。”

小豆丁捧着属于她的地瓜,默默的啃着,用小小的背影和后脑勺对着师父,一副恩断义绝的姿态。

丽娜沉吟一下,推了推许铃音的肩膀,许铃音扭了一下身子,不要她碰。

“呐呐,地瓜给你吃行了吧。”

小白皮丽娜说道。

许铃音猛的扭回头,双眼放光的盯着师父:“真的?”

丽娜依依不舍的看一下刚咬一口的地瓜,忍痛点头,递了出去。

许铃音开心的抢过来,抱在怀里。

“不生气了?”

“嗯!”

师徒俩重归于好。

丽娜眉开眼笑,说:

“那有好东西,是不是要和师父分享?把地瓜给师父一个呗。”

小豆丁也眉开眼笑,头一低,朝着地瓜“呸呸”两声。

丽娜:“.........”

............

房间里,许七安从浮屠宝塔内出来,转头四顾,没看见洛玉衡。

空气中残留着国师幽幽的体香,以及蛋白质的味儿。

床铺一片狼藉。

小白狐虽然是幼崽,但也很懂事了,乌溜溜的眼睛转动,看着床铺,怒道:

“我要和夜姬姐姐说出来,你瞒着她和别的女人交配。”

说话真粗俗,妖族就是妖族..........许七安斜她一眼,没好气道:

“你凭什么说我和别的女人交配,你有证据吗。”

小白狐抬起爪子,拍一下桌面,奶凶的语气说:

“你每次和夜姬姐姐睡完觉,床就这么乱。我还看见你撞夜姬姐姐的屁股..........”

许七安赏了它一个头皮,骂道:

“小崽子知道什么,赶紧召唤娘娘,我有事找她。”

摄于许银锣的淫威,白姬屈服了,蜷缩在桌上,尾巴盖住身子,俄顷,一股强横的意志力从她体内觉醒。

两只巴掌大的小狐狸站了起来,左眼溢出清光,娇媚悦耳的声音叹息道:

“本座的威严江河日下,已经成了你随时都能召唤的人物了?”

废话少说,有正事.........许七安皱眉道:

“我今日复盘了与阿苏罗战斗的经过,发现他当日没尽全力。”

“你才发现啊。”九尾天狐笑吟吟道。

这小贱人,当初果然看出端倪。许七安面无表情的说:

“娘娘,你这样会失去我的友谊。”

九尾天狐“呵”了一声,乖巧的蹲坐,嗓音柔媚,富有磁性:

“两种可能:一,阿苏罗出于某种目的,不漏痕迹的让你带走了神殊的残肢。他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许七安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阿苏罗转世重修,五百年后归位,可归来的依旧是修罗王幼子阿苏罗。他的转世之躯在哪里?转世之躯若到了四品,已经发完宏愿,那么只要完成宏愿,他便能证得菩萨果位。

“以此推测,他的宏愿多半与妖族有关。或者说,为佛门夺得南疆。可南疆已经是佛门的领土。”

许七安摸了摸下巴:“所以要重新丢一次?”

“二,这一切都是佛门设局坑我妖族。也许我们攻打“南国城”,会直接遭遇广贤菩萨。我肯定是能逃走的,但你们嘛,难说了。”

许七安若有所思:

“你似乎有应对之策?”

九尾天狐狡黠一笑:

“若阿苏罗是想证得菩萨果位,那便将计就计。若是佛门坑我妖族,那还是将计就计。”

许七安直接了当的问:

“你想怎么做。”

小白狐乖巧蹲坐,笑吟吟道:

“想不想打到阿兰陀去,看一看佛陀到底是什么状态,看一看儒圣的雕塑有没有被破坏?

“当日助你对付许平峰时,本座从监正那里讨要了几件传送法器,而后派人将刻了相应阵法的石盘暗中送到了西域,我们只要捏碎传送法器,就能传送到石盘所在的位置。它距离阿兰陀,只有三十里。

“广贤敢离开阿兰陀,我们就直接传送过去,抢回神殊的头颅,让他彻底复生。”

许七安没好气道:“广贤菩萨会让我们传送?”

至于监正和九尾天狐私底下的勾当,他倒是不奇怪,对前者来说,这是基操。对后者来说,谋划五百年,要是这点布局都没有,那还复什么国,早点嫁人生娃,相夫教子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九尾天狐语气很笃定。

许七安点点头,道:

“如果这次复国没有意外,那我要你助我俘虏度厄罗汉,让他拔除我身上最后一根封魔钉。”

九尾天狐笑道:

“我额外再告诉你幽冥蚕丝的位置。”

许七安心脏砰砰狂跳两下,语气急促道:

“你知道幽冥蚕丝在哪里?”

幽冥蚕丝是炼制招魂幡的主材料之一。

招魂幡则是复活魏渊必备的法器。

九尾天狐道:

“不急,等妖族复国后再谈这些。”

..........

东陵城。

许平峰坐在青铜丹炉前,手里握着芭蕉扇,轻轻扇动青色火焰。

“要不要回南疆一趟?”

他侧头,看向斜对面盘坐的伽罗树菩萨。

“本座若是回去,正中监正下怀。”伽罗树菩萨淡淡道。

“倒也是,老师早就与九尾天狐勾结了。”

许平峰点点头:“利用南疆的妖族牵制佛门,是他早就打好的算盘,借我长子之手去做罢了。咱们在青州等消息吧。”

伽罗树菩萨闭目打坐,说道:

“机关算尽太聪明。”

他没说后边一句。

许平峰听完,笑容忽然诡谲起来。

..........

靖山城。

萨伦阿古站在荒山之巅,眺望南方。

“山海关战役后,气运尽在西南方啊。”

披着斗篷的老人低声感慨。

“大巫师觉得,南妖能复国吗?”

巫神教唯二的灵慧师,乌达宝塔问道。

“仅凭妖族,差了些,但不是还有许七安嘛。”萨伦阿古笑道。

“不知道他的实力到了什么层次,此战若是南妖得胜,那边真正轰动九州了。”乌达宝塔皱着眉头:

“就如当年佛门甲子荡妖,举世皆惊。”

顿了顿,他嘀咕道:“伊尔布送鸣金石,送这么久?”

萨伦阿古淡淡道:

“时机没到。”

............

京城。

观星楼,八卦台。

赵守站在高耸入云的天台边缘,俯瞰着下方的京城。

“京城繁华依旧,然,于我眼里,却蒙上了晦暗萧条,气运浑浊了啊。”

他抚须感慨道。

接着,转头看向监正:

“你的力量流失严重,甚至连伽罗树的两尊法相都打破,长期以往,大奉还有胜机?”

监正淡淡道:

“万物盛极而衰,皆为天数。从贞德到许平峰,再到许七安,都是应运而生之人,都是中原、人族之大劫。”

赵守皱了皱眉:“人族?”

而不是大奉!

监正笑道:“天机不可泄露,我窥探天机,知晓天命,亦是应劫之人。赵守,你可知我为何要压儒家两百年。”

赵守淡淡道:“天机不可泄露。”

监正颔首:“孺子可教。”

赵守“呵呵”一声,他转了个身,面朝南方:

“能不能牵制佛门,就看这一战了。希望他不会让我们失望。”

监正笑着反问:

“他何时让我们失望过。”

抬起酒盏,喝了一口,道:

“此番进京,是与我闲聊来的?”

赵守“哦”一声,似乎才想起来,道:

“杨恭传了一封折子给我,说是蛊族愿与大奉结盟,帮着一起打云州叛军。希望我能转交给小皇帝,我进宫需要你的同意。”

即使是八百里加急,速度也没施展儒家秘法传送的快。

监正颔首:

“去吧,青州战事紧迫,小皇帝和诸公正愁着呢,安一安他们的心也不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