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六十三章 战神许七安

第六十三章 战神许七安

那是一片黑压压的飞兽群,有红缨率领的赤鸟族,有金雕率领的雕族,有鹤族..........

它们组成了万妖国的飞兽军,宛如蝗虫,铺天盖地的从天边涌来。

与此同时,南城十里外的岗哨、五里外的岗哨、三里外的岗哨,逐一吹响号角,然后夏然而止。

“妖族,妖族来了........”

城头守军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回荡在高耸的城墙上。

紧接着,“咚咚咚”的鼓声开始擂响,沉闷且浑厚,在夜色中传开。

成批成批的守军沿着台阶,登上城墙。

一部分有条不紊的准备起守城的火油、檑木、滚石等等。

另一部分守军则推出车弩驾在箭垛上,瞄准百米外的林子。

南城建在万妖山上,当年建造城墙时,西域人把城墙外百米范围内的树木砍伐一空,清出一片真空地带。

这样的设计就是为了防备妖族借助地利,悄悄靠近城墙。

夜晚没有风,但远处密林在月光下,簌簌抖动不停。。

黑暗中,不知道有多少敌人在靠近。

一位伍长抽出箭矢,箭头在火把上滚了滚,箭头染上火油,熊熊燃烧。

他把箭矢射向空中,裹挟在箭矢中的气机突然爆开,一蓬火光亮起,照亮了周遭。

下方,火光映照处,偷偷靠近城墙的十几只灰狼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天空。

“咻咻咻.......”

它们旋即被密集的箭雨覆盖,射杀当场。

这就像是大战开启的导火索,大片大片的黑影冲出密林,朝着城门发动冲锋。

它们中,大部分四肢着地,小部分是人形。

“放箭!”

城墙上的弓箭手立刻松弦,弓弦鸣颤声响彻城头。

在弓箭和车弩的攻击下,大片大片的黑影倒地,死于第一轮攻击。

同伴的死亡无法震慑妖族,复仇的野火和对故土的渴望,让它们不惧死亡。

“放箭!”

第二波箭雨激射而去,这一次,天空中席卷而来的“乌云”也进入了射程。

城头守军朝着地面和天空发射密集的箭雨。

一只只鸟妖冲箭坠落,发出凄厉的啼叫。

“放箭!”

第三波箭雨倾泻而出,再次带走数百妖族的性命。

这个时候,鸟妖组成的“空军”已经冲到城头,眼见就要撕毁守军的防线。

嗡!

位于万妖山顶的南法寺,冲起一道金色光柱,直入云霄。

它在高空中散开,化作金色光罩,将整个南城罩在其中。

砰砰砰.........数以百计的鸟妖撞在金光罩上,撞的血肉模糊,落羽纷飞。

红缨等鸟妖首领,带着残部冲天而起,不甘的在天空盘旋。

城头的守军们刚松口气,忽然集体僵硬,表情惊恐的看着前方。

一只巨大的食铁兽趴在城头,就像小孩子趴在橱窗柜上。

它的头圆滚滚的,耳朵也是圆圆的,白毛为底色,眼睛部位、鼻子和圆耳朵是黑色。

它的目光有些呆滞,以致于看起来有些憨厚,如果体型不是那么大的话。

“嗷呜..........”

食铁兽平静的叫了一声,体型还在暴涨,这就造成城墙在不停变矮,从与它齐高,到胸口,再到腰间.........

食铁兽抬起两只爪子,敲了一下金色光罩。

没有撼动。

它似乎生气了,又敲了一下,依旧没有撼动。

砰砰砰.........它越敲越用力,越敲越快,原本憨憨的圆脸也变的狰狞,獠牙暴突。

金色光罩剧烈抖动,以卸去恐怖的巨力。

“轰!”

光罩破碎,化作金色光屑炸开。

爆炸的冲击力化作涟漪横扫,食铁兽被这股力量推的踉跄跌倒,摔了个跟头。

“戾!”

光罩一破,鸟妖大军尖啸着俯冲,迎着箭雨,扑击城墙上的守军。

守军们丢掉弓箭,抽出兵刃砍杀鸟妖,但很快就被俯冲下来的鸟妖扑倒,被啄破脑袋,啄断脖颈。

下方攻城的妖族没了箭矢的攻击,攀上城墙,与守军厮杀在一起。

体长百丈的巨蟒爬上城头,蛇尾重重抽打,打的城墙不断开裂。

雪白的巨犬率领狼族跃上城墙,横冲直撞。

墙壁缝隙里,长出翠绿的藤蔓,攻击西域守军。

城墙上乱作一团,佛门的武僧和守军中的高手竭力抵抗,火油点燃了城墙,照亮了夜空。

这时,一百零八道金光从山顶投下,于交战的双方上空停留。

那是一百零八位体表覆盖金光的禅师,他们盘腿坐于虚空,将一位长眉枯瘦的老僧拱卫在中央。

禅师们闭目盘坐,似乎对于下方的激战视若无睹,自顾自的诵经念佛。

诵经声起初不可闻,渐渐的,竟压过了厮杀声和兽吼声。

不多时,天地间便只剩梵音阵阵。

西域守军和佛门武僧受其鼓舞,战力倍增,反观妖族,或头疼欲裂,或匍匐颤抖,或眼中杀意尽消,失去战斗意志。

守军们趁机挥动屠刀,夺走一只又一只妖族性命。

“呵呵呵........”

突兀的,柔媚磁性的笑声打破了梵音的节奏。

月光下,妖娆的身影扭着腰肢,踏空而来,临近禅师结成的大阵时,她身后收拢的九条狐尾突然展开,微微抚动。

霎时间,城头响彻靡靡之音。

守军眼前出现了一位位身姿娉婷的女子,或笑或扭动腰肢的勾引,一时间意乱情迷,深陷温柔乡不可自拔。

场面立刻反转,妖族大军反扑,杀戮着守军、武僧。

度厄罗汉眉头一皱,睁开眼,轻喝道:

“杀贼!”

梵音与靡音双双消散。

毛色黑白相间的食铁兽,慢悠悠的爬了起来,咆哮着冲向一百零八位禅师结成的禅阵。

嗡!

这只巨兽旋即被金色光幕挡了回来,又一次踉跄后退。

阵中的度厄罗汉,脑海的七彩光轮霍然亮起,他伸出了手掌。

熊王的头顶,凝聚出一只金色佛掌,轰然拍下。

熊王立刻抬起两只爪子,抗住佛掌,但它无法抗住这只蕴含杀贼之力的佛掌。

佛掌一丈丈的压下来,熊王的身躯一点点缩水,直至恢复成正常体型。

就在这时,它身后亮起了一道火光,金刚身体自带的火光。

阿苏罗不知何时出现在熊王身后,并掌如刀斩向熊王的脖颈,暗金色的掌刀缭绕着七彩的霞光。

熊王察觉到了危机,便要腾出一只手应对。

阿苏罗口吐真言:

“放下屠刀!”

戒律的力量施加在熊王身上,打断了他后续的应对。

“噗!”

圆滚滚的头颅飞起,掉落在阿苏罗脚边。

与此同时,金色佛掌顺利拍下,将熊王的身体打的四分五裂。

合两位二品强者之力,解决一个三品妖族轻而易举。

“熊王!”

“不,这不可能.........”

交战中的妖族见状,失声惊呼。

他们万万没想到,刚一交手,己方的熊王便被斩首,身躯也四分五裂,面对两位佛门强者,毫无还手之力。

得手后,阿苏罗和度厄并没有因此停手,前者取出一口金钵,欲封印熊王。

后者双手合十,望着空中的九尾天狐,沉声道:

“不可杀生!”

他借一百零八位禅师结成的禅阵,将戒律的力量增强到极致,消磨九尾天狐的斗志,短暂的影响她,令其无法救援。

阿苏罗将钵口对准熊王,正欲催动法器,忽然一股困意袭来,眼皮重似千斤,意识随之模糊,恨不得立刻倒头就睡。

同一时间,武者的危机预感发动。

阿苏罗脚下,一道阴影膨胀,化作人影。

这是它的天赋神通?不,不能睡,有危险.........阿苏罗的念头也变的迟缓。

许七安从影子里钻出来,右脚往前一踏,作弓步状,左手持一口木质剑鞘的古剑,右手按住剑柄,他坍塌所有气机,收敛所有情绪。

双眼无喜无悲。

几秒后,许七安的手臂猛的膨胀两圈,紧接着是“叮”的一声,黄铜剑出鞘的声音里,留心观战的人看见了一道纤细如线,却异常刺目的剑光。

剑光一闪而现,复一闪而逝。

阿苏罗与困意纠缠的身体,骤然僵硬,随后,头颅缓缓滚落。

二品的杀贼之力,加上金刚神功的坚韧度,能有效的重创三品妖族的体魄,阿苏罗当日确实放水了.........许七安没有继续出手,赶在困意袭来前,迅速后撤。

熊王的天赋神通果然厉害啊,连阿苏罗都受了影响。可惜,这种神通不分敌我,不然就趁机封印阿苏罗..........镇国剑的锋芒加我的玉碎,还有力蛊的爆发力,斩三品金刚的体魄并非难事,但应该斩不了阿苏罗释放修罗精血后的肉身..........

许七安的气息快速下滑。

玉碎的前身是天地一刀斩,这种刀法本身就是越级战斗用的,但代价是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

这种虚弱,到了三品境,被无限缩短,旺盛气血运转之下,十几秒的时间就能恢复。

“等闲情况,还是不能用玉碎啊,不然这短暂的虚弱期,会被同阶一套连死。”

许七安缓缓吐出一口气,望了一眼城墙上的守军和妖兵,默默摘下后脑的火环,猛的甩开。

火焰流舞,化作炽烈的披风。

这一刻的他,在妖族和西域守军眼里,宛如战神。

“许七安........”

度厄罗汉语气复杂的低声自语。

.........

PS:求一下月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