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六十四章 大轮回法相

第六十四章 大轮回法相

度厄罗汉一生中最后悔的事,就是当日没有把许七安带回西域。

虽然许七安关于大乘佛法的理论,让度厄豁然开朗,醍醐灌顶,从度己成佛到度苍生成佛,境界得以升华。

虽然度厄罗汉把许七安称为佛子,但归根结底,还是不够重视他。

因此,在监正和大奉朝廷的阻拦下,在许七安言明不愿拜入佛门后,度厄便放弃了收徒的念头,火急火燎的返回西域,做那大乘佛法的奠基人。

尽管事后征得广贤菩萨和琉璃菩萨同意,让后者亲自前往大奉领人。

可那时,许七安已经今非昔比。

京城风波之后,佛门趁他游历江湖收集龙气,派遣护法金刚和度情罗汉前往中原拿人,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至此,佛门上下便消停了,即使是推崇大乘佛法的广贤和度厄,也没再提及此事。

度厄罗汉时常会想,当日若将他带回佛门,而今大乘佛法已在西域遍地开花。

佛门的理念、教义,必将传遍九州。。

另外........度厄罗汉望着陡然间气势高涨的妖族,望着挥焰成袍的年轻人。

中原不会有许银锣,西域会有一位天资绝世的佛子。

“现在是封印阿苏罗最好的机会,只是要封印一位顶级强者,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此之前,我会被“沉睡魔咒”影响,变成一条昏昏欲睡的咸鱼.........”

许七安望着远处两颗并排的人头和熊猫头,遗憾的叹息。

头颅被斩也好,身躯四分五裂也罢,对超凡境的妖族、武夫来说,都是小伤。

阿苏罗和度厄想捏软柿子,率先封印一位妖王,恰恰中了妖族的奸计。

熊王的领域撑开后,凡领域内的生灵,都会陷入沉睡。

阿苏罗是佛门顶级强者,尽管困的眼皮子睁不开,但依旧能保持少许的清醒,当然也无力再把脑袋按回脖子就是了。

对许七安这方来说,用一个三品妖王拖住一位二品兼三品,无疑是血赚。

不需要眼神交汇,九尾天狐和许七安同时发动袭击,一人如彗星般俯冲而下,冲撞一百零八位禅师组成的禅阵。

一人逆空而起,镇国剑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宛如疾速升空的烈阳。

嗡!

两人同时被淡金色的光幕挡住。

一百零八位禅师盘坐虚空,像是一副静止的油画,不曾动弹分毫,僧袍的衣角都没有任何晃动。

嗡!嗡!嗡!

银发如霜的狐耳妖姬,双拳不停捶打光幕,身后的九条狐尾延展,像是九条触手,奋力拍击。

嗡!嗡!嗡!

许七安浑身筋肉膨胀,化身八尺高的“巨人”,在力蛊爆发力的加持下,挥剑劈砍光幕。

妖族和武夫的攻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但朴素的拳脚刀剑里,蕴含的暴力能轻易破坏其他体系超凡的肉身。

禅师组成的光幕,在两位超凡强者的暴力攻击下,终于出现明显的晃动。

一百零八位禅师纷纷皱眉,似是遭受到了损伤。

见状,度厄罗汉双手合十,念诵佛号:

“放下屠刀。”

品级压制下,许七安手一松,险些握不住镇国剑,心里对兵器产生极度的厌憎。

度厄罗汉旋即望向暴力和美丽完美融合的九尾天狐,双手快速掐动,喝道:

“镇!”

脑后七彩光轮猛的一亮。

九尾天狐的尾巴被一股暴力震退,朝四面八方散开,她的身躯宛如瓷器,遍布裂缝,鲜血染红白皙肌肤。

度厄罗汉还是“偏心”了的,他对许七安施展戒律,消磨斗志,而对九尾天狐施展杀贼果位的伟力,直接打破了这位万妖国公主坚固不朽的体魄。

仅是一刹那,裂缝般的伤势尽数恢复。

下一刻,九尾天狐肌肤再一次裂开蛛网般的伤口,周而复始,五次之后,杀贼果位的力量才耗尽。

佛门三大果位中,杀贼果位以杀伐之力著称,锁定敌人,不死不休,直到力量耗尽。

不但能破开同境界武夫的体魄,还能持续不断的消磨武夫的气血和生机。

许七安和九尾天狐立刻展开第二轮攻势,试图以暴力破开禅阵,但在此被度厄罗汉化解。

九尾天狐身上的伤势复原又崩裂,崩裂又复原。

“佛门禅功是“不动明王法相”的简化版,讲究一个不动,入定之后,无我无他,与天地同体。可不吃不喝不睡,亦不怕外邪入侵,外敌攻击。”

九尾天狐传音道:

“度厄以二品罗汉之身,集结这一百零八位禅师组成禅阵,即使不反抗,我们想要破开此阵,也得耗费一番功夫。”

原来禅功的升级版是“不动明王法相”,不动明王法相也是一种防御绝学,和金刚法相不同意义的防御.........许七安皱了皱眉,没来由的想到云州的伽罗树菩萨。

那位大佬兼修“不动明王法相”和“金刚不败法相”,叠甲叠到让人绝望,不知道监正能不能伤他。

“确实棘手,娘娘有什么主意?”

许七安传音回复。

所谓最了解你的,一定是你的敌人。这句话套用在佛门身上,就是最了解秃驴的,肯定是南妖。

他相信九尾天狐一定有办法应对。

九尾天狐笑道:

“本座方才说了,禅功讲究一个“不动”,度厄罗汉出手攻击我们时,会自行脱离禅功状态,这时候,是禅阵最弱之时。

“以我之力,打不破一位二品罗汉主持的禅阵,但打破一百零八位禅师组成的禅阵,毫无问题。”

以我之力,一样也能打破禅阵,但度厄罗汉出手时,我们一个受戒律影响,一个受杀贼之力攻击,根本腾不出手来破阵...........除非我能屏蔽戒律的影响。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不管是道门金丹还是浩然正气,都扛不住二品罗汉的戒律,除非是赵守或者道门阳神亲至..........

想着想着,许七安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

一枚暗金色的玲珑小塔从他怀里浮出,悬在他头顶。

塔顶浮现一尊拈花微笑的法相,脑后有一轮象征智慧的光轮。

“浮屠宝塔!”

度厄罗汉感应到这件佛门法宝,看了过来,眉头微皱。

许七安大喝道:

“度厄罗汉,这妖女率领妖兵,残杀佛门弟子,攻打佛门城池,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复国。

“她不死,南疆永远不会太平。她不死,妖族永远不会甘心。快,快杀了她!”

浮屠宝塔顶部,那尊大智慧法相,脑后的光轮逆转。

度厄罗汉听完一席话,宛如醍醐灌顶,对九尾天狐的嗔意瞬间达到顶峰,把她视作妖族心腹大患,视作不顾一切也要杀死的敌人。

他当即双手合十,施展戒律:

“慈悲为怀!”

简单四个字,便消磨了绝色妖姬的杀意和戾气,绝美的脸蛋呈现短暂的迷茫。

抓住机会,度厄罗汉脑后的智慧光轮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他抬起手掌,狠狠拍下。

夜空中,一只长达数十丈的佛掌凝聚,灿灿金光将下方城墙照亮。

处在迷茫状态的九尾狐丝毫生不起反抗之意,反而心怀慈悲,甘愿赴死。

轰!

她被佛掌狠狠拍下高空,拍在坚硬的岩石上,拍的万妖山形同地震。

抓住机会,许七安坍塌所有气机,收敛所有情绪,丹田化作黑洞,吞噬着身体的能量。

细如线,亮如昼的刀光再次腾起,带着斩灭一切的伟力,自下而上,劈开了失去二品罗汉主持,仅剩一百零八位禅师的阵法。

禅师们体表覆盖的金光溃散,化作光屑朝四方飞散。

一百零八位禅师坠落如雨。

阵破!

出尽风头的许七安,本想故技重施,来一次挥焰成袍,转念一想,还是放弃了。

特效不能重复,会显得黔驴技穷..........暂时没想出新一套特效的他内心感慨。

某段城墙上,夜姬将周围的守军和武僧斩杀殆尽,双爪沾满鲜血。

察觉到阵法被破的她霍然回首,看见了持剑立于半空的许七安。

“哼!”

冷哼声从身侧传来,清姬拎着一口青锋,嫌弃的看着夜姬,道:

“你违背了姐妹间的约定,私自爱上人族男子。”

夜姬嫣然一笑:

“约定?你有字据么。

“我就是爱上人族男人了,怎么的,你嫉妒是不是,嫉妒我男人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清姬看着她一脸骄傲和自豪,“呸”了一声:

“就这种见一个爱一个的色胚,也配我嫉妒?”

两人都是轻纱遮面,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狐媚眼,身段浮凸,气质不同,但都是极出挑的美人。

夜姬笑了起来。

她才不告诉这个爱做菜的女人,鸡精是许七安发明的。

虽然娘娘说,只要九个姐妹都爱上他,那许七安就是万妖国驸马,谁稀罕他当驸马啊。

另一边,九尾天狐浮空而起,银发沾染着黏稠的鲜血,一只狐耳耸拉着,看起来极为狼狈。

九条狐尾或扫或劈或卷,将那些坠落的禅师当场击杀。

“臭男人!”

她咬牙切齿的传音。

娘娘,你听我狡辩.........许七安微笑传音:

“你与我之间,谁更有能力破坏禅阵?虽说大智慧法相的光轮逆转,被法相注视之人的智慧也会逆转,但度厄毕竟是罗汉。

“让他强行舍你不顾的对付我,万一让他察觉出不对劲,摆脱智慧逆转的影响,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大智慧法相是法济菩萨留下的,浮屠宝塔最强的能力之一。

虽说比原本肯定不如,但短暂的影响二品罗汉,还是能做到的。

说话的同时,许七安操纵浮屠宝塔,让“药师法相”浮现,玉瓶洒下碎光,助九尾天狐拔除杀贼之力。

得到滋润的九尾天狐容光焕发,气息并没有下滑,可见底蕴浑厚,极为耐操。

作为一名妖族,她是合格的。

度厄罗汉盘坐虚空,悲悯的看着死去的禅师,低声念诵佛号:

“请菩萨出手,救我佛门弟子性命。”

话音落下,他捏碎了挂在脖子上某粒念珠。

流萤般的金光在空中迤逦,凝成一位披红黄相间袈裟的少年僧人,他看起来还未及冠,脸色稚嫩。

他的目光慈悲且怜悯,仿佛爱着世间的一切。

“阿弥陀佛!”

少年僧人双手合十,低头念诵佛号。

一件巨大的佛器在他身后凝成,那是黄金铸造的轮盘,轮盘中心刻着“卍”字,边缘刻着“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

轮盘巨大如水车,黄金铸造,透着沉重的金属质感。

轮盘缓缓转动。

颠覆人常识的一幕发生了,方才被九位天狐杀死的一百零八位禅师,睁开眼睛,茫然坐起。

城头上,城墙下,横陈的死尸纷纷坐起,茫然四顾。

这些原本战死之人,妖,都复活了。

复活的生灵里,不包括魂魄被打散的死者。

“大轮回法相.........”

许七安听见九尾天狐语气凝重的说道。

..........

PS:错字先更后改。求个月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