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七十三章 天地会群聊

第七十三章 天地会群聊

雪白神骏的异兽从云海中现身,缓步朝着仙山走去。

它宛如九天之上的神兽,正一步步走入凡尘。

白色的云雾从蹄下升起,托着它步履虚空。

嗡!

空气陡然一震,就像水面荡起涟漪,涟漪往下扩散,勾勒出一个碗状的屏障,将连绵层叠的仙山笼罩在内。

“守山大阵……”白帝知道自己位格太高,触发了天宗的守山阵法。

这时,阵法敞开一道缺口,淡漠的声音同步传来:

“远来是客,道友请。”

长着犄角的头颅轻轻点了一下,白帝一蹄迈出,消失在空中。

再出现时,它已置身于仙山之巅,那座巍峨高大的仙宫。

粗壮的立柱支撑起百丈高的穹顶,柱身雕刻云纹、火焰、疾风等纹路,整体风格是宏大巍峨中,交织着冷清和寂寥。

因为仙宫空旷,没有任何摆设。。

立柱的尽头,高大的基座上是闪烁着九色光芒的莲台,莲瓣缓缓旋转,其上盘坐一位白发白须的老道。

他闭着眼,微垂脑袋,像是在打瞌睡。

老道士外表和气质平凡且普通,但在白帝眼中,老道士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仿佛只是历史中的一道投影。

“你可以称我为白帝,云州的百姓是这样称呼我的。”

白帝口吐人言,声音低沉。

“来我天宗何事。”

天尊并没有客套,说话风格直言了当,也没有因为来者是神魔血裔,而产生情绪波动。

白帝伫立在大殿中,平视天尊,道:

“当年道尊把所有神魔血裔驱逐出九州大陆,你可知晓此事。”

“并不关心。”天尊如此回答。

白帝对天尊的态度毫不意外,淡淡道:

“你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当年的祂。”

它继续说道:

“我去南疆见过蛊神,蛊神告诉我,道尊或许已经殒落。能让蛊神做出这样的判断,道尊殒落的可能性极高。可我想不明白,当年的九州,能威胁到他的存在,只有沉睡的蛊神。

“但道尊的殒落,显然与蛊神没有关系,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位超品殒落?

“能回答我的,放眼九州,大概只有蛊神、巫神、佛陀,如果儒圣没有死,他也算一个。但这些超品,要么死去,要么封印着。

“或许,你能回答我。”

一阵风吹入大殿,白帝脖颈的鬃毛轻盈抚动,它蔚蓝的竖瞳凝望天尊:

“我听云州的那个二品术士说,道门的天尊,会无缘无故的消失。”

它怀疑道尊的陨落,和天尊们的消失是一个性质。

天尊垂首盘坐,闭着眼,不曾开口,但有声音传来:

“与我何干!”

白帝没有生气,似乎认为天宗就应该是这副德行,开口问道:

“当年我离开九州大陆时,道门流派众多,但并没有人宗和地宗。听说这是他后来创立的?天宗可有这两宗的心法。我想看看“天地人”三宗的修行之法。”

天尊不语,但白帝身前,浮现三本典籍,蓝色封皮,其中一本写着《太上忘情》。

另外两本相较《太上忘情》,厚度远远不如,甚至没到一半。

人地两宗的心法,天宗只有开篇,高深的自然不会有。

白帝凝眸,望向“人宗”和“地宗”的典籍。

“哗啦啦.......”

纸页快速翻动,不多时便见底,白帝沉默了,眼里闪烁着困惑:

“此二宗心法,与天宗迥异,且瑕疵极大。道尊当年将我等驱赶出九州大陆时,已是超品位格,何必在开创人宗与地宗?”

带着疑惑,他的目光落在《太上忘情》典籍,书页“哗啦啦”翻动,很快见底。

然后又一次翻动,白帝反复看了数遍,闭上眼睛。

许久后,它睁开蔚蓝兽睛,巨大的叹息在殿内回荡:

“我明白怎么回事了。”

“你也认为祂已殒落?”天尊罕见的开口问询。

白帝沉默片刻,缓缓道:

“此中之事,过于复杂,我无法给出准确答案。但就目前的线索而言,道尊确实殒落了。儒圣不是守门人,道尊也不是,那守门人到底是谁.........”

它收束思绪,道:“此间事,我不会透露出去。”

天尊寂然盘坐,不予回应。

白帝转身,化作白光消失在大殿中。

............

一叶扁舟,随波逐流。

海上阳光酷烈,慕南栀戴着垂下细纱的帷帽,穿着单薄的衣裙,坐在小舟上垂钓。

白姬在荡漾的碧波中狗刨,围绕着扁舟打圈,欢快的像一只哈士奇。

短小的四肢在清澈的海水里使劲的刨动。

许七安赤着上身,躺在扁舟上,手里拿着地书碎片,就像前世躺在床上玩手机一样,看着天地会成员传书。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兵,天地会成员们麾下的人马,都拥有了一定的战力,弱于正规军,强于杂牌军。

其中以李妙真的军队实力最强,楚元缜次之,李灵素最弱。

至于恒远,因为无法说服自己劫掠商贾富户,他并没有聚拢流民,组建军队,只是在力所能及的帮助饥寒交迫的百姓。

“有时候过于坚守原则,也是一种迂腐啊,恒远大师。”

许七安心里默默评价。

人不可能永远坚守固定的原则,懂得变通之人,应该根据所处的环境、局势,来考虑适当的更改原则。

当然,这得在一定的、合理的范围内。

【七:前日,我被官兵围剿了,而且来的都是精锐。我不愿与官兵死斗,率兵冲出包围圈,没想到那群官兵紧追不舍。】

李灵素说起最近遇到的麻烦,他的大本营被当地官府派兵剿了。

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但都是一些散兵游勇,战力不强,或者干脆就是当地乡绅组建的民兵。

这次不同,这次来的是精锐,并且配备了军弩和火铳。

【二:大概半旬前,我也遇到了朝廷的精锐。小皇帝脑子有问题?我们帮他稳定局势,安抚流民,他不感激便罢了,竟派兵围剿我们?】

飞燕女侠在天地会内部重拳出击:

【有这么多兵力,投入青州不行?我看这小皇帝不比他老子好多少,都是尸位素餐之人,看老娘早机会刺死他。】

【四:不应该啊,虽说永兴没有应允二郎的计策,但他是心动过的,知晓此计的妙处。眼下有人替他冒天下大不韪,劫掠乡绅望族,安抚流民,他该高兴才是。】

楚元缜没有遭遇围剿,主要是他的领地并非固定。隔一段时间,便会出兵讨伐附近的流寇团伙,或剿灭或吸纳。

打到哪里,就在哪里待一段时间,把路线慢慢往青州推进。

【一:正因为不是他的应允的,所以才不放心。】

这个时候,天地会的智囊怀庆传书:

【既然他没答应,那么是谁在背后聚拢流民,积蓄力量?永兴帝怕是怀疑幕后主使是某位亲王。比如本宫的胞兄炎亲王。

【对于一位帝王来说,觊觎皇位的兄弟和叛军是一样的。】

天地会成员恍然大悟。

楚元缜传书道:【原来如此,久不在朝堂,我的嗅觉变的迟钝了。永兴魄力还是不够,换成是我,干脆将计就计,先让觊觎皇位的兄弟帮忙稳定流民,等打赢了青州战事,再过河拆桥,或软禁,或暗杀,或将兄弟的谋划公之于众。

【反正身为帝王,要对付一个亲王,难度不大。至于在外头聚拢流民的高手,呵,既然原本是朝廷中人,那么招安可谓毫无难度。即使有一两个野心膨胀,也能掐灭。

【如果打不赢叛军,万事皆空,就更不用顾虑流民的事了。】

怀庆传书评价:【永兴本就是守成之君,论能力、魄力以及手腕,驾驭不了当下的局面。】

楚元缜沉吟道:【相比起来,四皇子确实更加优秀。】

论能力、聪慧、胆识,怀庆的胞兄炎亲王,比永兴帝更胜一筹。

在一个半公开的场合妄议君王,实乃大罪。

不过楚元缜早已退出朝堂多年,且天地会人均反骨仔,所以并不需要忌讳。

气归气,对于永兴帝的操作,天地会成员们毫无办法。

首先这是一个君王本该有的操作,其次,胆识和魄力,不是短时间内能培养的。

永兴帝就这样了,再怎么骂,也无济于事。

这时,怀庆传书道:

【前些天,永兴帝给临安和许七安赐婚了。】

天地会内部陡然一静。

许七安没能拿稳地书碎片,啪叽一下摔在脸上。

【二:什么?都快国破家亡了,小皇帝还有心思操心妹妹的婚事,果然是个昏君,我一定要刺死他!】

李妙真把永兴帝列入必杀名单了,这和赐婚没关系,主要是永兴帝太昏庸无能。

【一:这是好事啊,我寻思着,如此重要的事,该告诉国师才是,可惜国师前阵子不在京城。】

【二:长公主所言甚是。】

你还真派人去灵宝观通知国师了?许七安心里一沉,心说妙真啊,你不用刺了,国师会代劳的。但我的小临安要有危险了。

但他并不慌,因为回去的国师是正版的清冷御姐,是善良的小姨。

不是病娇小爱、稳健小哀,更不是魔女小恶。

善良的小姨不会做出这种事。

【四:宁宴要当驸马了啊。】

楚元缜由衷的祝福。

呸,人渣去死吧..........李灵素由衷的祝福:

【恭喜许兄成为当朝驸马。嗯,我近来修道有感,忍不住就想去京城找国师请教。啊,对了徐前辈,徐夫人知道这事吗。】

圣子渐渐开始阴阳怪气。

这个损友..........许七安嘴角抽搐一下,心虚的看一眼专心垂钓的慕南栀。

花神要是知道这事,又得跑浮屠宝塔里,跟着塔灵老和尚修佛了。

【二:是呀,恭喜许银锣了,许银锣当驸马,那是众望所归呢。何时成亲啊,我带着天宗的父老乡亲去蹭饭喝酒。】

雏凤阴阳怪气起来,不比卧龙差。

李灵素拱火:【索性把怀庆殿下也娶了吧,开大奉之先河,盛世之美谈。】

反正是在网上,也不怕怀庆和许七安顺着地书杀过来。

行,等回了九州,我把你的红颜知己都召集过来,让你好好快活一番...........许七安指头快速书写:

【南妖把佛门赶出南疆了,九尾天狐重建万妖国。】

【四:不错。】

天地会成员没有太大的反应,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毕竟早知道许七安会帮助南妖复国。

【七:许兄这是在转移话题?】

许七安“呵”了一声,心说重头戏还没来呢。

【三:此处南疆之行,我发现一桩大事,涉及佛陀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