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会成员会合(二)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会成员会合(二)

弦月寂寥的挂在天空,漆黑的夜幕中,寒星寥落。

一道黑影自高空呼啸而来,掠过巍峨雍州城的上空,朝着南边三十里外的山脉飞去。

临近山脉,黑影开始减速,缓缓悬停在山腰位置,一处盗洞入口。

“看来我是第一个抵达。”

楚元缜环顾周遭,没有看见天地会成员,于是轻飘飘的落地,抱着剑盘坐在一块巨石上,默默等待。

过了半个时辰,楚元缜耳廓微动,听见轻微的地动声。

他侧目朝左看去,只见一道身影冲天而起,跃上高空,再重重砸下,轰隆落地。

是穿青色纳衣,身形魁梧的武僧恒远。

因为粗鄙的武僧和武夫一样,无法腾云驾雾,无法御剑飞行,短暂的御空无法支撑长途跋涉,所以他是一路狂奔而来的。

一夜奔行数百里,充分展现出武僧的超强耐力。。

“恒远大师,看来你离雍州不远。”楚元缜笑道。

“阿弥陀佛!”恒远双手合十:

“楚施主气息浑厚,修为又有长进,可有触及到三品的门槛?”

楚元缜沉吟一下,坦然道:

“如果只是战力匹敌三品,那么我三个月内,便能成为超凡。

“但我的路子后遗症极大,空有超凡战力,却没有超凡境强者的寿元,因此尝试再做沉淀,不做突破,寻求更完美的道路。”

可怕........恒远默默在心里评价一句。

他知道楚元缜以武道为根基,修行人宗剑术,这让他的路子变的很奇怪,非武非道。

一定要强行归类的话,楚元缜已经是一名剑修!

“不妨先做突破,等踏入超凡之后,再尝试补完修行之法,或许,楚施主能创出一条新的体系。”恒远说道。

站在一定的高度后,逆推修行体系,比弱小时尝试摸索、开创新的体系要简单。

楚元缜摸了摸下巴,道:

“既然说起这个,有件事我倒是颇为奇怪。

“当世的各大体系中,道尊是道门体系的集大成者,巫神虽开创了巫师体系,但巫师体系的法术中,有许多道门的影子。

“以此可以推测,巫神当年也是先修道术,踏入高品之后,另辟蹊径,创建了巫师体系。”

恒远颔首,顺着话题说道:

“武道自古有之,蛊术来源于蛊神,术士脱胎于巫师,唯有儒家和佛门,是从无到有的开创。”

儒家和佛门的法术,与其他体系迥然不同,没有任何相似。

楚元缜膝前横剑,摸着剑脊,纠正道:

“恒远大师,我要说的是,当今各大体系里,只有术士体系的开创者——初代监正,可以确定是从微末时期,一步步摸索出术士体系的。

“他是所有体系开创者中,最不合理的。”

初代虽然出身巫师体系,但当年他随高祖皇帝征战,还是微末之时,没有高屋建瓴的资格。

“我也尝试摸索一条新的修行之道,正因为这样,才能真正了解到初代监正的惊才d绝艳,以及不合常理。

“真想知道他当年是如何开创出术士体系的。”

楚元缜感慨道。

正闲聊着,两人同时扭头,朝东北边望去。

沉沉夜幕中,一道黑影御剑而来,呼啸如风,朝着山腰斜斜的插来。

剑脊上的人,身覆轻甲,负猩红披风,手里拎着银色长枪,绑着高高的马尾,英姿飒爽。

李妙真恢复了当年在云州剿匪时的装束,一个英姿勃勃的女将军。

红袍女将!

...........

司天监,卧房。

许七安睁开眸子,右手伸出棉被,屈指一弹。

“嗤!”

蜡烛应声燃起,散发昏黄光芒。

他收回手,捏了一把慕南栀绵软中又不失弹性的蜜桃臀儿,酣睡中的花神没有察觉。

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召出浮屠宝塔,把白姬释放出来。

“你留在这里陪她,我出去办事了。”

许七安拍一下狐狸崽子的脑瓜,吩咐道。

白姬站在床沿,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慕南栀侧躺的背影,娇哼道:

“没骨气!”

明明说好不搭理他的,可是许银锣死缠烂打,又亲又抱,她就半推半就了。

还装模作样的往床上一躺,说自己要休息了,不要打扰。

这不是明摆着要和他上床吗。

“姨,你没骨气........”白姬扑倒慕南栀身边,挥舞小爪子给了她一套王八拳。

慕南栀睡的很沉,所以听不见它的抗议。

许七安穿戴整齐,说道:

“我去雍州了,今日有一场恶战要打,你在司天监好生待着,闲的话,就去城里逛逛,或者去许府坐一坐。”

但不要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然你会被玲月和婶婶联手打拳的.........许七安化作阴影消失。

他一走,慕南栀立刻就醒过来,敲了白姬一脑瓜,嗔道:

“你懂什么,姨这是惩罚他,让他伺候我,弥补过错。”

白姬痴痴的望着没戴手串的花神。

..........

李妙真跃下剑脊,左右看了一眼,便知只有恒远和楚元缜在此。

“楚兄,恒远大师!”

她没有行道礼,而是抱拳。

三人打过招呼后,耐心等待着,半刻钟不到,相隔此地不远的地方,亮起明澈的清光,李灵素和杨千幻来了。

“咦,他们在那边!”

李灵素稍一感应,便轻易定位了楚元缜三人的位置。

他定位的地方,是当日与“徐谦”下墓的地点,当时身边还有苗有方和国师。

这和楚元缜、恒远定位的盗口有一段距离。

杨千幻戴着绸布的帷帽,抬脚一踏,两人旋即消失,紧接着出现在李妙真三人面前。

“我给天地会拉来一个强援,有杨兄掠阵,咱们就没任何后顾之忧了。”

李灵素面带微笑,环顾周遭:

“咦,许七安和金莲道长没来?金莲道长或许路途遥远,至于许宁宴,没准还在哪个女人床上风流快活。”

他态度轻松的盘坐,从地书碎片里取出几坛酒,笑道:

“距离卯时还远,大家好不容易齐聚,岂能没有酒?”

楚元缜是好酒之人,微笑接过,恒远大师是武僧,不戒荤素。

他们升起一团篝火,围坐在火堆边喝酒。

唯有杨千幻,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倔强的要给大家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李灵素喝了一口酒,起了一个大家都比较感兴趣的话题:

“有谁知道八号的身份?是男是女?”

“待会儿就知道了!”李妙真看一眼师哥,呵呵一声: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若是个姑娘,你最好别打她主意。”

凭什么你能和许七安暧昧,到我这里就兔子不吃窝边草.........李灵素心里抬杠一句,他纯粹就是好奇八号的身份罢了。

“笑话,李兄身边有三位红颜知己,夜夜笙歌,岂是那种没见过女人的急色之人。”

不远处的杨千幻给兄弟打抱不平。

李妙真三人齐刷刷看向李灵素,心里闪过的念头是:

“不愧是你”、“难怪要兼修武道”、“天宗真的是修太上忘情?”

........李灵素干笑一声:

“我不通兵法,也不会管理军队,便找了几个有这方面才能的红颜知己帮忙。”

这简直是个奇葩,许宁宴说天宗圣子的红颜知己遍布中原,我还觉得太夸张了,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夸张.........楚元缜心里全是槽点。

李妙真知道自家师哥是什么德行,丝毫不奇怪,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八号的修为应该不会太高。”

金莲道长不会把地书碎片赠送给品级太高的人物,这既没有培养价值,又难以驾驭,所以他选择的将来有望成为一方“诸侯”的潜力股。

从这一点来推算,八号当初拿到地书碎片时,和其他成员一样,修为必定不高。

李灵素“哈哈”一声:

“如果未到四品,那就可以让他回去了,不过,既然金莲道长没有阻拦,说明八号还是有些厉害的。”

楚元缜认同圣子的看法:

“至少也是四品战力,才有资格参与围剿地宗妖道的行动里。

“这次计划如果顺利完成,我们对金莲道长的承诺,便算是完成了,地书碎片将彻底成为我们的法器。”

李妙真撇撇嘴: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意义,金莲道长空手套白狼。”

正说着,在场五人心有所感,望向西北天空。

夜幕之下,一位老道踏空而来,每跨出一步,便有一道金光凝聚的莲花托住他的脚底,步步生莲。

而当他抬起脚时,莲花就会化作光屑消散。

“金莲道长!”

李妙真等人朗声问候。

同时,众人心里感慨一声:这才是超凡强者该有的排面啊。

金莲道长缓缓落地,身后仍有金光碎屑飘散,衬的他仙风道骨,一派高人风范。

“诸位,一别半年,风采更甚往昔。”

金莲道长笑呵呵道。

总感觉你在自夸..........天地会成员心里默契的闪过这个念头。

“道长,许宁宴和八号还没来。”

李灵素话刚说完,金莲道长便望向李妙真脚下,被篝火扭曲不定的影子,笑道:

“他早来了。”

影子骤然膨胀,化作漆黑人形,继而五官清晰,正是身穿华美青袍的许七安。

“诸位,好久不见了。”

许七安笑着拱手。

李妙真吓了一跳,低头看看影子,白嫩的脸颊浮现一抹红晕,怒道:

“你躲我影子里作甚!”

从美少女的影子里钻出来,总好过钻糙汉子影子.........许七安扭头看向杨千幻:

“杨师兄也在啊。”

杨千幻“嗯”了一声,用随口闲谈,满不在乎的语气说:

“听说你扶长公主登基了?做的不错。”

明明羡慕的脑袋撞墙了........李灵素心里腹诽,接着,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道:

“卯时到了,八号怎么还没来。”

金莲道长和许七安同时说:

“他来了。”

伴随着两人的声音落下,众人身侧的密林里,缓缓走出一位身高近九尺的巨人,穿着红黄相间袈裟,脖子上挂着念珠。

他外貌丑陋,眉骨凸出,犀利的目光暗藏。

丑陋之中,又给人英武的感觉。

李灵素见到远超普通人族身高的身影时,便知八号不可能是他想象中的优质美人,有些失望。

而当八号走进篝火照耀的范围时,看清他长相的李灵素猛吃一惊:

“修罗族?!”

在雍州时,李灵素与修罗金刚度凡打过照面的,对修罗族的熟悉要远胜李妙真等人。

“佛门的人?”

李妙真楚元缜以及恒远大师,看清八号身上穿着的袈裟后,一脸愕然。

李灵素取出地书碎片,扬了扬,道:

“八号?”

魁梧的僧人也摸出一块玉石小镜,彰显自己身份。

还真是八号啊.........李妙真等人再不抱希望,无奈接受现实。

说实话,八号是佛门弟子,这是他们没有料到的。

如今的佛门和大奉可谓势如水火,八号居然是佛门弟子,这,我都分不清是敌是友了...........李妙真连连皱眉。

楚元缜也有同样的顾虑,听李灵素叫出对方是修罗族身份后,他就打消了“或许和恒远大师一样”的猜测,认定对方就是来自西域。

因为只有西域才会有修罗族。

本着对金莲道长的信赖,他把顾虑压在心里,不动声色的扫一样其他人,发现大家都有类似的担忧。

“坐!”

许七安朝阿苏罗招了招手。

阿苏罗丝毫不见外的在篝火边坐下,接过许七安递来的酒坛,灌了一口,环顾众人,笑道:

“自出关以来,还是第一次与诸位相见,多多关照。”

兴许是他态度比较友善,谈话风格也偏向温和,李妙真等人的戒心稍减。

楚元缜斟酌道:

“八号,大奉和佛门的争斗你心里清楚,围杀黑莲背后的意义,你也清楚。

“你既是佛门弟子,为何要参与此事?”

楚状元向来是坦荡磊落之人,把话说开,陈述利害。

见众人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阿苏罗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虽穿僧衣披袈裟,但并不认为自己是佛门弟子。佛门和修罗族的恩恩怨怨,在座的各位知道的一清二楚。”

闻言,天地会成员稍稍有些尴尬和唏嘘,他们曾经向八号爆料佛陀和修罗王之间的联系。

对修罗王、阿苏罗、南疆九尾天狐的混乱关系,大加置喙。

冷不丁的知道八号居然是修罗族人,难免有些尴尬。

“那就好!”

确认是友非敌后,李灵素拎起酒坛,道:

“我也算和修罗族打过几次交道,你是我见过最特殊得修罗族。

“修罗金刚度凡、修罗王,以及他幼子阿苏罗,都成了佛门最虔诚的信徒。

“那度凡金刚殒落在剑州,阿苏罗接二连三被我们天地会的许七安压制。

“只有你拥有本心,不被佛门度化。”

众成员微微颔首,认为这就是金莲道长选择八号的原因。

通过刚才的观察,他们大致可以确定八号修为不高,在五品到四品之间。

但果然有特殊之处。

李灵素说完,喝一口酒,又问: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苏罗扫了众人一眼,嘴角微微挑起:

“阿苏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