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6200)

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6200)

那块色斑漆黑如墨,并伴随着至恶至邪的气息,象征着堕落一切的力量。

色斑快速蔓延,往下流淌,就像往李妙真头顶浇了一桶黏稠的墨汁。

察觉到这股至恶的堕落气息,在场的天地会成员或多或少都出现了轻微的应激障碍症,想到了黑莲道首。

黏稠的“墨汁”往下流淌,覆盖了李妙真的胸口、腹部,双腿,很快就只剩最底盘的金光在勉力支撑。

孙玄机和杨千幻同时抬脚一踏,两道圆阵组合成封印阵法,将八卦台封印住。

这既是防止李妙真入魔后逃走,也是为了楼内的师弟们着想。

普通修士被堕落气息污染的话,会当场神智错乱,人性里的恶念无限扩大,造成伤亡。

“这因果够深的啊........”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扭头看一眼金莲道长,见橘猫道士脸色沉凝,但没有出手,便只好先忍耐下来。

金莲道长低声道:

“她行善过于率性了,因果缠身比我想象的要夸张。”

“道门三宗的修行之法,都稀奇古怪,死的挺快。。”杨千幻摇摇头,语气里透着身为术士的骄傲。

“所以我只学人宗剑术,不修人宗心法。”楚元缜当了一回捧哏。

呵,你们术士也好不到哪里去,忘记弑师的诅咒了?李灵素心里嘀咕。

但他没有说出来,因为杨千幻是他的“同盟”,不能拆盟友的台。

这时,袁护法蔚蓝眸子遥遥注视着圣子,不受控制的展开读心:

“你的心告诉我:呵,你们术士也好不到哪里去,忘记弑师的诅咒了?”

场面猛的一静,李灵素满脸尴尬,干笑不断。

这猴子怎么还不死?!圣子心里破口大骂。

杨千幻背对众人,看不到表情,但在场众人能意会他的恼怒和尴尬,毕竟说出这番心里话的是他的好兄弟李灵素。

真是不怕死啊,唔,我记得袁护法似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天赋神通.........苗有方幸灾乐祸的想。

他心通和天赋神通融合后,难以驾驭了?阿苏罗审视着袁护法,猜测出了真相。

正常情况来说,有了一个多月前的闹洞房事件,得罪那么多人,有点求生欲的常人,都会谨言慎行,断然不会如此“嚣张跋扈”。

袁护法此时一脸“完犊子”的表情,显然是个有求生欲的,那么就是神通失控了。

这猴子,简直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金莲道长微微摇头。

孙玄机为什么要把它带过来,虽然有负责传达念头的原因,但这样的场合孙玄机没有必须发言的需要,是故意带上袁护法的?做个人吧,和许宁宴混久了,心灵就堕落了..........楚元缜暗暗思忖,揣度孙师兄的险恶用心。

他突然心里一凛,看向袁护法,发现后者蔚蓝色的眸子也在看他。

袁护法不受控制的读起楚元缜的想法:

“你的心告诉我.........”

话没说完,许七安隔空,反手一巴掌,将袁护法拍翻在地,打断了他的读心。

楚元缜松了口气,收回了出鞘三寸的神兵。

“........”袁护法一脸后怕,劫后余生的表情。

李妙真对于身边同伴们的互动,毫无察觉,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一片光暗交织的世界。

神圣纯粹的金光和至恶至邪的黑光各自占据半边天空,它们交融之处,金色和黑色混杂,扭曲成混沌之色。

李妙真秀眉紧蹙,站在两色交汇之处,左顾右盼一阵,她看见堕落邪恶的黑光中,一道人影扭曲着凝聚而成。

那是一名年轻的剑客,手里拎着一把滴血的剑,一脸阴沉的盯着李妙真。

李妙真记得他,是当年下山游历不久,从一群山匪里救下来的侠客。

“你,你为何会在这里?”李妙真愣愣道。

年轻剑客舔着手里的剑,狞笑道:

“多谢飞燕女侠舍命相救,没有你的救命之恩,我如何在乱世中占山为王,烧杀劫掠?”

李妙真脸色略有呆滞,眼神里闪过一抹悲哀。

第二道扭曲的人影随之凝成,是一个脸庞圆润,身体发福的中年官员。

官员笑眯眯道:

“飞燕女侠,本官想明白了,水至清则无鱼,若想官路亨通,只有和光同尘。本官以前就是太持才傲物,所以连连碰壁,难以施展抱负。

“经历了一次死劫后,终于大彻大悟。多谢飞燕女侠的救命之恩。”

他原本是一个清官,因为不忿上级鱼肉百姓,欲进京告御状,途中遭遇上级暗派的高手追杀,危难关头被李妙真救下。

李妙真没有说话,眼里的悲哀愈发浓重。

接下来,一道道人影扭曲着成型,他们有男有女,有不同的身份和职业,都是曾经被李妙真救过,但后来走入歪路的人。

李妙真耳边听着或讥笑或猖狂或阴阳怪气的讲述,眼里的悲哀越来越浓,她的眼白和瞳孔被黏稠的墨汁一点点取代。

这时,又一道人影扭曲着成型,是杨川南!

前云州都指挥使杨川南。

他穿着戎装,单手按住刀柄,望着李妙真,淡淡道:

“杨某能拔除巫神教的势力,策反云州官员,度过巡抚的调查之危,还得多谢飞燕女侠的担保和袒护。”

李妙真脑子“轰”的一炸,眼眶里的黏稠墨汁像是决堤的洪水,迅速覆盖眼白和瞳孔,让她双眼化作纯粹的漆黑。

她的心态越来越扭曲,恶念纷至沓来,认为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

杀意、嫉妒、愤怒、淫yu、傲慢.........种种负面情绪翻涌不息。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高亢的吟诵声: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李妙真脖子僵硬的扭过头,一抹金光刺入了漆黑的眼眶,驱散了黏稠的墨汁。

她看见了一个拄刀而立的少年,浑身浴血。

当年云州危难之际,是她及时出现,保住了许宁宴的肉身。

“混蛋,别死了........”

第二道声音传来,她看见自己抱着许七安的“尸体”,竭力的替他拼凑溃散的元神。

那是许宁宴强行打乱天人之争后,遭受儒家法术反噬的情景。

是她第二次救下许七安的命。

“大奉武夫许七安,前来凿阵!”

第三道声音回荡中,一袭青衣吞下金丹,从城头一跃而下。

更多的人浮现,同样是身处各个阶级,拥有不同身份,平民、乞丐、游侠、官员等等,他们也是被李妙真拯救过的人。

密密麻麻,宛如千军万马。

这些人,包括许宁宴,齐齐望向她,躬身抱拳,他们的呼喊化作同一个声音:

“飞燕女侠,功德无量!”

李妙真眼里黏稠墨汁尽数消退,她的身后,那片漆黑黏稠的空间,那些邪恶堕落的人,在功德金光中尽数消融。

功德无量!

............

八卦台上,阿苏罗望着被漆黑墨汁覆盖的李妙真,问道:

“你能看到她现在的想法吗?”

不是吧,这时候妙真的内心戏肯定没法看啊,说出来的话,她会羞耻到横剑自刎的.........许七安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便听金莲道长缓缓道:

“根据她内心的想法,判断她此刻的状态,确实比单纯的观察堕落之力要有效。”

苗有方一本正经的说:

“道长是专家,听道长的。”

李灵素附和道: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所以听道长的准没错。”

楚元缜分析道:

“我觉得金莲道长说的很有道理。”

虽然李妙真看起来情况不妙,但众人心态相对轻松,因为护法的超凡高手太多了,一品二品三品都有,李妙真最差的情况也只是凝聚功德失败。

断然不可能成为第二个黑莲。

在一群人威逼利诱下,袁护法蔚蓝澄澈的眸子,注视着李妙真。

这个过程长达十秒,他的表情越来越惊悚,嘴唇颤抖,想说又不敢说,理智和本能在做抗争。

“她,她的心,告,告诉我..........”

话没说完,李妙真的阳神突生变故,覆盖全身的黏稠墨汁潮水般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煌煌神圣的功德之光,七彩炫烂。

轰!

空气微微抖动中,七彩光柱从阳神中迸发,冲入云霄,将夜空中的云层染成瑰丽的光泽。

照亮小半个京城。

城中,不知道多少高手从睡梦中惊醒,或冲出屋子,或推开窗户,遥望天空中的光柱。

大奉再添一名三品强者。

持续十几秒后,七彩光柱收敛,李妙真阳神落回体内,她身躯绽放出微弱但神圣的霞光,衬的肌肤晶莹如玉,五官秀美精致,英气勃勃。

“恭喜蓝莲!”

金莲道长微笑行礼。

“恭喜飞燕女侠。”

“恭喜妙真。”

“恭喜师妹。”

其他人纷纷行了一个道礼,送上祝贺之词,仿佛刚才逼迫袁护法读心的不是他们。

李妙真睁开眼,先看一眼许七安,见他满脸发自内心的微笑后,又斜一眼怀庆,接着才是环顾众人,微笑着还礼。

客套完了,许七安连忙抬了抬手,说道:

“妙真,你凝聚修为期间,阿苏罗、楚元缜、苗有方都怂恿袁护法读你的心,包括你的师哥和金莲道长。”

一直没有说话的杨千幻,难得的附和了狗贼,道:

“没错,我可以作证。”

李妙真脸色大变,霍然回首:

“你,你读心了?!”

她的气息在这一刹那有些紊乱,走火入魔那种。

她刚才想了什么?众人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袁护法惊的连连后退,用力摇头:“没有没有........”

李妙真这才松口气,瞪了苗有方等人一下,道:

“这次晋升颇为凶险,差点就堕入魔道。”

“好在是顺利晋升了。”楚元缜咳嗽一声,化解尴尬般的感慨道:

“想当初,天地会成员里,只有我和圣子拥有四品的战力,你们修为都差了些。一晃快三年了,我还停留在四品,你们却一个个晋升超凡。”

状元郎的唏嘘不是装的。

天地会刚成立时,丽娜、李妙真、恒远这些人都是四品之下,严格来说,李灵素也是下山游历一年后,才晋升四品。

闭关的八号和九号金莲不提,楚元缜是战力最强的成员。

可是现在,一号二号先后踏入超凡,三号更是一品武夫,六号虽然也是四品,但拥有一枚杀贼果位,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四品。

八号九号则是二品。

这样的情况,即使楚元缜性格随和,不爱争名夺利,也不由的涌起强烈的“危机感”,再不晋升,就真的被远远的抛开了。

“瞧你这话说的,我不也还是四品吗。”

李灵素安慰道:“还有丽娜和恒远大师。”

楚元缜笑了笑,“圣子说的有理。”

袁护法盯着状元郎,突然说道:

“不,你说谎,你的心告诉我:一个纵情声色的浪荡子,一个只知道吃的蠢丫头,我和你们能一样?”

袁护法一脸报复的快感。

空气突然的安静!

许七安、李妙真、金莲道长、阿苏罗等人,别过脸去,抿着嘴,憋着笑。

楚元缜脸色僵硬,尴尬的脚掌扣紧地面。

快把这猴子送回南疆吧,不然迟早有一天炖了他.........李灵素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假装看起四处的风景。

“咳咳!”

金莲道长咳嗽一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道:

“夜深了,明日商量如何攻打阿兰陀,今晚先回去休息吧。”

说完,御风而起,消失在黑夜里。

众人齐齐腾空,往不同方向遁去,回归住处。

孙玄机带着袁护法返回卧房,后者点上油灯,灯光在房间内晕染开来,说道:

“我去一趟茅房。”

等孙玄机点头后,袁护法谨慎的从怀里摸出传送玉符,捏在手里,这才放心出门。

妖族北漂,孤身在外,要学会保护好自己。

俄顷,袁护法返回,在铜盆里洗了洗手,接着从桌上的果盘抓了一只春桃啃起来。

“咳咳!”

盘坐在床上的孙玄机,先是展开封印阵法,将屋内的气息、声音隔绝,然后咳嗽一声,示意袁护法看自己。

袁护法扭头凝视着他半晌,道:

“我不能说李妙真的心声,她知道了会杀我的.........你会保护我?屁嘞,你根本没有用心保护我,许家的那两个丫头蹲了我好几天..........我不接受你的解释,我不听我不听,本护法死也不会出卖李妙真道长的。”

“咚咚!”

这时,房门被敲响,随后自行打开,门口站着杨千幻的背影,倒退着走进来,语气低沉,缓缓道:

“李妙真凝练功德时,心里想的是什么?”

边问,边关上门。

袁护法还是摇头:

“我不能说,我是有信誉的妖。你想知道,自己去问便是。”

杨千幻沉声道:

“天不生我杨千幻,大奉万古如长夜,杨某也是讲信誉之人,放心。”

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杨千幻的话,由于屋子被封印阵法笼罩,他无法传送离开,又不能走门。

杨师兄当机立断,藏入墙边的衣柜里。

孙玄机伸出手掌,轻轻一推,推出一道圆阵依附在柜门,封印了杨千幻的气息。

做好这一切,袁护法起身打开房门。

门外,苗有方和李灵素搓着小手进来了,见面就问:

“袁老哥,有事请教。”

袁护法关上门,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们:

“李妙真的心声?”

苗有方和李灵素相互看了看,一起点头:

“和袁老哥说话就是痛快,咱们都是敞亮人,就该说敞亮话,所以..........”

话音未落,咚咚的敲门声又来了。

苗有方和李灵素没有任何犹豫,目光在房内一扫,窜向衣柜,打开柜门........

他们看到了一个后脑勺。

后脑勺说:“好巧。”

苗有方和李灵素:“...........”

两人挤了进去,柜门轻轻关上,气息完全消失。

袁护法一脸凝重的打开门。

吱的声音里,门外的青衫剑客出现在孙玄机和袁护法视线中。

楚状元一脸若无其事的说道:

“深夜叨唠,非君子所为,在下前来主要是关心一下袁护法的近况...........”

袁护法打断他:

“顺便打探一下李妙真的心声?”

楚元缜一愣,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都可都可!”

袁护法返回桌边坐下,摇头说道:

“我答应过李妙真道长,绝不泄露她的心声,请楚兄不要为难本妖。”

楚元缜面不改色:

“告诉孙师兄就可以?你们若不是在说此事,为何用阵法罩住房间?”

袁护法看一眼孙玄机,这个人类很聪明,不好糊弄。

正要解释,敲门声又又来了。

楚元缜脸色微变,目光一扫,锁定柜门,起身走过去,说道:

“劳烦孙兄替我封锁气息。”

做事妥帖,考虑周全,由此可见,前三人的脑子确实没有楚状元好使。

说话间,楚元缜打开了柜门,看见两张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脸,还有一颗后脑勺。

“你们.........”

楚元缜愣在当场,接着面皮火烧火燎。

“快点进来,看看下一个是谁。”苗有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

楚元缜无奈挤了进去。

袁护法打开门,看见身高九尺的阿苏罗站在门口。

“........”袁护法还是有些怕他的,连忙退后了几步。

阿苏罗顺势进门,朝着孙玄机和袁护法颔首,顺带关门,问道:

“李妙真方才心里在想什么?”

问话的是阿苏罗,袁护法不知该不该回答,看向了孙玄机。

袁护法点了点头,道:

“孙师兄问你,为什么连你这样身份的人,都喜欢掺和这种事?”

说完,袁护法心里嘀咕:你自己不一样!

阿苏罗坦然道:

“天地会的成员似乎很喜欢玩这一套,除了办正事的时候正经,平时总在彼此算计,恨不得让对方丢尽颜面,羞愧的钻地缝。

“我并不喜欢这一套,但既然少不得与他们打交道,那就得未雨绸缪,掌控他们的隐秘私事,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我觉得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孙玄机等袁护法说出心声后,挥了挥袖子,哐一声,柜门打开。

阿苏罗看见了三张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脸,以及一个后脑勺。

“好巧啊!”

四人招呼道。

“你们.........”

阿苏罗脸色愕然,连忙审视自己刚才的话,确定没有羞耻的话后,他恢复了平静。

“看来我们都是懂得未雨绸缪的聪明人啊。”楚元缜挽尊道。

“没错没错。”苗有方和李灵素附和。

他们三人走出柜子,杨千幻倒退出来。

一伙人在桌边入座,杨千幻站在墙角,阿苏罗想了想,道:

“我们干脆把门打开,看看还有谁会来。如果李妙真来了,我们就散了,如果没来.........”

他看一眼袁护法,意思不言而喻。

众人纷纷赞同。

房门敞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刻钟后,一直橘猫翘着尾巴,迈着优雅的步伐路过孙玄机的门口。

它不经意的屋内看了一眼,冷静的收回目光,继续朝前走去。

“别装了,金莲道长!”

楚元缜喊道。

橘猫置若罔闻,继续往前走。

“那只猫,说的就是你!”

李灵素说道。

橘猫稍稍犹豫,很镇定的说道:

“好巧啊,几位!

“贫道其实有事来找袁护法.........”

众人面无表情道:

“李妙真的心声!”

猫脸呆滞。

...........

橘猫蹲坐在桌上,环顾一圈,道:

“许宁宴没有来?”

袁护法点头:

“他没有来,只有你们。”

“我不信!”众人异口同声。

橘猫道长沉吟一下,道:

“你们谁先来的?”

袁护法便把先后顺序告诉了橘猫。

许宁宴藏匿的手段只有两种,移星换斗和阴影潜藏,前者只能屏蔽气息,无法隐藏身形,那就只剩下后者,杨千幻精通传送术,阴影潜藏跟不上.........橘猫道长心里一动,扭头看向苗有方,吐出一口霞光。

霞光将苗有方笼罩,让他身躯绽放光芒,消融影子。

苗有方的影子里,还藏着一道影子,在功德之光的照射下,无所遁形,缓缓恢复人样。

许七安面不改色,笑道:

“好巧,诸位!”

这个贱人.........众人面无表情得看着他。

许七安假装看不懂大家的表情,转而望向袁护法,道:

“可以说了?”

许七安是随着苗有方一起来的,原本打算不动声色的把消息听去。

没想到天地会这群人,没一个正经人,不,恒远大师是唯一的良心。

怀庆不来,多半是拉不下脸,或者没有兴趣。

一屋子的大佬看向袁护法,没有说话,给予无声的压力。

袁护法看了他们一眼,竟出奇的冷静,回应说:

“我是无所谓的,但你们得问她同不同意。”

说着,他从怀里摸出一只锦囊,打开!

刹那间,功德之力盈满整个房间,李妙真的阳神从锦囊里飘出来,悬浮于空,冷漠的俯瞰着屋内所有人。

袁护法是出去上茅房时,遇到的李妙真。

众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