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四十二章 头颅

第四十二章 头颅

“救救我,救救我........”

缥缈的,阴冷的呼救声回荡在耳畔,像是来自地狱里的呼唤。

许七安现在的修为和眼界,害怕倒不至于,只是觉得这呼救声未免太阴间了。

同时,求救声让他想起了当初在桑泊时,听到的,来自神殊的同款求救。

不过两个声音并不一样。

“救救我,救救我.........”

求救声不停的传来,缭绕在耳畔,但其实声音是直接传入脑海,类似于传音,并不是真的发出声音。

许七安绕着菩提母树走了半圈后,锁定了树后的某处,那处地方垂下帘子一般的树藤,挡住了粗壮了主干。

他伸出爪子,拨开厚厚的树藤,看见了菩提树的主干,也看见了主干上印出一张脸,遍布皱纹的脸,能看出是位老者。

这张脸的五官,与塔灵老和尚大体相似,细节上略有不同。

悬在“许七安”头顶的浮屠宝塔,嗡的一震,接着,他耳边响起塔灵老和尚激动万分的呼喊:

“主人.......”

主干上的老脸神情呆滞,宛如平平无奇的雕刻,喃喃重复的传出呓语:

“救救我,救救我.........”

还真是法济菩萨,他怎么会在这里?肯定和阿兰陀中的这位超品有关,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许七安伸出爪子,按住法济的“脸”,感应了一下。

“只剩一缕残魂了。。”

他这句话是对塔灵老和尚说的。

塔灵老和尚无法离开浮屠宝塔,但身为现在的主人,许七安能感应到它悲伤的情绪。

“你有什么办法吗。”许七安问。

他虽然修行心蛊,但心蛊只是元神领域的一条分支,面对眼前的情况,他无法提供思路和想法。

塔灵老和尚隔了片刻,才初步稳定情绪,传音回复:

“我可以用‘大智慧法相’暂时让他恢复神智,后续能不能修补魂魄,需要道门超凡强者的帮助。”

但就算修补好魂魄,多半也不会恢复记忆了。

因为法济菩萨现在的情况,那些魂魄多半已经灰飞烟灭。即使修补好,也和以前不同了,相当于一个带着些许过去记忆的新生者。

希望他还能残留着部分记忆..........许七安点点头:

“开始吧!”

浮屠宝塔震落金色光辉,塔顶冲起一道低眉盘坐、双手拈花的法相,脑后是一轮七彩绚丽的光轮。

光轮首次正向转动。

宛如彩虹的光芒化作长桥,接引主干内的法济菩萨,让他沐浴在智慧的光芒中。

法济菩萨呆滞的面容,肉眼可见的灵动起来,涣散的目光渐渐恢复神韵。

他先是注意到眼前这个没有毛发的大熊,接着看向了浮在半空中的浮屠宝塔。

“是你啊........

“我在哪里,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雷州封印神殊残肢吗...........”

法济菩萨出于本能的,问出这两个问题。

“主人!”浮屠宝塔的声音再次变的激动,略带些许颤抖:

“你失踪三百多年了,这些年里,佛门遍寻不到,原来你在这里。”

“这是哪里?”法济菩萨再次问道。

塔灵低声回答:

“这里是禅林,佛陀闭关之地,你,你在菩提树里,只剩一缕残魂了。”

法济菩萨愣住了,喃喃道:

“禅林,菩提树里........禅林,菩提树里........”

他一遍遍的喃喃自语,给人的感觉就像己身已死的行尸走肉,需要人点醒。

许七安顺势问道:

“法济菩萨,还记得你自己遭遇了什么吗?”

法济菩萨脸庞扭曲起来,声音变的尖锐凄厉:

“佛陀就是神殊,神殊就是佛陀。

“是祂吃了我,是祂吃了我........”

“佛陀为什么要吃你?”许七安急忙追问。

法济菩萨没有回答,癫狂又凄厉的叫道:

“祂不是佛陀,祂不是佛陀。”

塔灵老和尚的感受,许七安不知道,但他能明显感受到自己鸡皮疙瘩略有凸起。

“祂是谁?”许七安大声问道。

法济菩萨的叫声缓缓停歇,那张凸起于树干表层的脸,再次变的呆滞,呓语声传来:

“救救我,救救我.........”

塔灵老和尚的声音从塔内传出,带着悲伤和寂寥:

“时间到了,我只能做到这一步。劳烦抽出他的魂魄,送进塔中温养。”

说话间,玲珑小塔的塔门敞开,一抹流光抛出,在许七安掌心化作一面残缺的青铜镜。

熊爪握住浑天神镜,对着法济菩萨一照。

“雕刻”在主干上的面容,被一点点的抽出,这个过程中,许七安本能的扩散思维,开动脑筋。

“佛陀是神殊,这和之前得到的情报一样.........佛门这么多菩萨,为什么佛陀要吃法济菩萨?祂不是佛陀,是因为法济菩萨发现了这个秘密,还是另有原因?

“阿兰陀内的超品不是佛陀,又会是谁?糟糕,神殊进镇魔涧了.........”

............

阿兰陀,主峰。

伽罗树菩萨从入定中苏醒意识,睁开眼,第一个动作是捏起不动明王印,然后才放心的扫视周遭。

在这位菩萨眼里,此刻的阿兰陀,万事万物都充满了佛性,就连一株树,一块石头,一寸土,都具备着深厚的佛性,散发淡淡佛光。

这是大日轮回法相造成的,佛光普照之处,便是佛国。

在他醒来的同时,近在咫尺的阿苏罗也苏醒了,这位叛徒二话不说,一个腾跃,迅速拉开距离。

伽罗树没有追击,保持着捏诀姿态,他还没看到许七安在哪里,更不知道神殊是否在旁虎视眈眈。

“神殊不见了!”

这时,他听见了琉璃悦耳空灵,但缺乏感情的声音。

伽罗树这才撤回不动明王法相,脸色冷峻威严,起身缓缓扫视身后。

视线里,是一具焦黑的人形,保持着前奔的姿势,从焦尸手里握着的镇国剑来看,是许七安没错了。

没有生命气息,死了?伽罗树收回目光,注意到琉璃和广贤的目光不在许七安身上,而是盯着某处,那是一排巨大的脚印,漆黑出油,可以想象主人是忍受着痛苦的炙烤在前行。

脚印消失在阿兰陀深处。

神殊去镇魔涧寻找他的头颅了。

伽罗树心里一动,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腿部肌肉膨胀,爆发出强劲的动力,弹射向许七安。

琉璃菩萨趁势展开无色琉璃领域,黑白的领域如水一般贴着地面蔓延,所过之处,一切退去色彩,化作黑白。

咔咔!

广贤菩萨头顶升起金属转盘,代表“人”字的梵文亮起,转盘核心的“卍”字正面对准许七安。

那些逃走的超凡暂且不管,他们要先合力解决掉这位威胁最大的一品武夫,然后前往镇魔涧对付神殊。

..........

镇魔涧。

无头的神殊散去法相,来到深渊底部,站在洞口。

神殊体表遍布焦黑,渐渐凝上一层薄薄的冰壳。

镇魔涧温度极低,凡人身处其中,呼吸一口,肺部就会被冻伤。

此处静的可怕,一位僧人都没有,仿佛是极寒的地狱。

神殊没做犹豫,抬脚进入地窟。

他步伐坚定,不快不慢,不多时,便听见黑暗伸出,传来悠长的呼吸声。

一阵阵冷风扑面而来,宛如巨龙的吐息。

神殊抬起手指,引燃气机,火苗“噗”的窜起,驱散黑暗,照亮周遭。

他看见了四周的情景,这是一幅让人毛骨悚然的画面。

山窟的石壁是嫩红的血肉,遍布着血管,正有节奏的起伏,宛如心脏跳动一般。

在神殊的正前方,那块“血肉石壁”上,镶嵌着一颗头颅。

这是典型的修罗族外貌,脸型方正,高鼻,嘴唇不厚不薄,没有眉毛的眉骨凸起,看起来极为英武。

想来在修罗族中,也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呼吸声正是这颗头颅发出的,头颅潜入血肉中,生长在血肉中,准确的说,呼吸声是这个庞大的“怪物”发出。

“你来了!”

头颅睁开眼睛,冷漠无情的望着神殊。

“你不该来!”

头颅再次开口,声音低沉,夹杂着叹息。

前后两个声音,情绪波动明显,似乎并非出自一人。

后开口的声音继续道:

“祂等这一天,已经五百年了。”

接着,头颅冷漠的说道:

“准备好回归我的身体了吗。”

后开口的讥笑道:

“回归?是永生永世的镇压吧。五百年过去,你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

前一个声音冷漠道:

“你别无选择。”

神殊的躯体怒道:

“闭嘴!老子今日就带它走,谁都留不住。”

他大步奔过去,双手抱住镶嵌在肉壁里的头颅,用力拉拽。

肉壁顿时被拉的变形,但头颅依旧牢牢嵌在其中,以神殊的怪力,竟然没有把它拽出来。

“喝!”

肚脐眼裂开,发出一声大喝,周身肌肉瞬间炸起,气机在经脉里滚滚奔涌,充盈澎湃的力量。

全力之下,嵌入血肉的头颅,这才一点点的被拉出,一点点的脱离肉壁。

就在这时,四周的“石壁”突然活了过来,剧烈蠕动,石壳“哗哗”坠落,剥落石壳后,依旧是嫩红的血肉。

整个洞窟,仿佛是某个庞大生灵的内部。

肉壁疯狂收缩,且延伸出一条条触手,缠向神殊。

.........

PS:错字先更后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