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八十四章 祸从口出

第八十四章 祸从口出

圣子脸色一沉,以指代笔,书写信息:

【七:出了什么事,你们不是从西域离开了吗。】

他笔触如飞,速度堪比狂草。

但那边好久无人回应,隔了半盏茶的功夫,终于有人回信,但不是李妙真,而是楚元缜:

【四:佛,佛陀来了.......】

.......李灵素浑身一阵冰凉,脊背仿佛有冰冷的蛇爬过,沿着脊椎直窜天灵盖,头皮瞬间发麻。

【七:怎么回事?】

【七:刚才不是说佛陀失去了气运,无法再扩张了吗?】

【七:你们说话啊........】

他一连三封传书过去,却泥牛入海,毫无回应。

李灵素‘蹭’的从椅子上弹起,握紧手里的地书碎片,侧头看向四只姬,声音带着几分尖锐:

“佛陀来了。”

四只姬立刻看了过来,花容微变,夜姬追问道:

“佛陀来了是什么意思?”

少女灵姬惊恐的左顾右盼,默默的朝幽姬靠拢。

李灵素本想把地书给她们看,转而想起传书内容已经消失,语速极快的解释道:

“我的同伴传书给我,让我速速请神殊大师前往雷州相助。”

雷州是大奉最靠西方的州,紧挨着西域。

“为什么是雷州?”

夜姬一边起身朝外走,一边问道。

我怎么知道.........李灵素摇头,和三只姬跟随夜姬的步伐,走出大殿,在楼阁遍布的南华寺几个起落,来到封印之塔外。。

塔门紧闭着,门缝里透出一抹细微的灯光。

气态雍容如贵妇的幽姬莲步上前,抬起手,丝滑的丝绸袖子滑落,屈起雪白皓腕,扣了扣塔门,低声道:

“神殊大师,您修炼结束了吗。”

夜姬来的时候,恰逢神殊修行,而李灵素又从地书聊天群里得知了探索西域的结果,知道李妙真等人处境安全,便没有再打扰半步武神。

甚至还想着和妍态各异的狐族美人邂逅一场姻缘。

当然,知道这几个狐族女子是许七安的小妾后,圣子就不爱搭理她们了。

“何事!”

塔内传来神殊浑厚低沉的声音。

幽姬措辞简洁的把事情的经过告知神殊。

塔门自动敞开,烛光如水流般倾斜而出,神殊高大的身影缓步走出。

他模样大变,身高七尺,与成年男性无异,五官俊朗,白白净净,是个皮囊非常不错的年轻僧人。

这才是他最初的模样,准确的说,是神殊最初的模样,而非修罗王。

修罗族的外貌特征过于明显,神殊若是修罗王的外表,九尾狐也不会不知道自己老爹是修罗王。

神殊更不可能在阿兰陀修行时,瞒过一众僧人。

“我知道了。”

神殊微微颔首,下一刻,身影消失在众人面前。

..........

御书房。

怀庆握着地书碎片,霍然起身,清亮如潭的眼波,直勾勾的凝视着殿外。

魏渊、赵守和王贞文三名手握实权的大佬并未离开,一直留在御书房中。

见到怀庆如此大的反应,三人同时把目光投向风华绝代的女帝。

“地书传信,佛陀来了。”

怀庆深吸一口气,道:

“他们此时身处雷州........”

魏渊、赵守和王贞文,惊的从座椅上站起身,或脸色微变,或神色凝重。

赵守斟酌道:

“佛陀把西域尽数容纳了?祂哪来的气运?”

王贞文冷哼道:

“要么是有后手底牌,助祂完成了最后一步,要么是某些老朋友给祂送的。”

巫神教.........在座四人都是聪明绝顶之辈,这种问题难不倒他们。

“好一招险棋啊。”魏渊喟叹一声。

他宽慰道:

“有神殊在,应该能挡主佛陀。”

赵守看他一眼,满脸不认同,但没有反驳。

怀庆重新做回紫檀木制作的大椅,青葱玉指在地书碎片中快速书写:

【一:许宁宴,许宁宴..........】

.........

伊尔布驾着乌光在高空飞掠,苍茫大地在身下一掠而过。

他刚抵达禹州地界,忽见前方掠来两道乌光,双方打了个照面。

“大巫师?”

伊尔布又惊又喜又茫然:

“你怎么来中原了。”

为首的正是身穿巫师长袍,白发编成一簇簇小辫子,白胡遮住半张脸的萨伦阿古。

随行的是乌达宝塔。

萨伦阿古没有回答,问道:

“东西给佛陀了?”

伊尔布点点头,接着感慨道:

“炎国接下来怕是要天灾连连了。”

就像当初损失半数国运的大奉。

乌达宝塔淡淡道:

“已经无所谓了。”

也是,等巫神挣脱封印,便会像佛陀那样同化东北,掠夺九州气运,炎国很快就不复存在........伊尔布淡淡道:

“我知道,不需要你说。”

好在三国地界虽然会被巫神同化,但修行巫师体系的修士都能活下来,并且,将来能得巫神,不,天道庇佑,永生不死。

用大巫师的话说,巫神可以修改天地法则,赋予巫师体系神异。

“纳兰雨师呢?”

伊尔布问道。

萨伦阿古笑道:

“北境那么大的一片疆域,让给烛九岂不是暴殄天物?”

伊尔布瞪大眼睛,瞬间明白了纳兰天禄的去向。

大巫师要趁着大奉和佛门争斗之际,速战速决,攻下北方妖蛮的领土。

这样一来,炎国损失的气运便能得以补充。

一箭三雕,妙啊!

就在这时,伊尔布看见南边御风而来一群超凡强者。

定睛一瞧,竟是蛊族的七位首领。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巫神教的超凡强者,其中一位披着黑色斗篷的人,霍然展开领域,为六人披上一层暗影。

随时准备阴影跳跃。

拄着拐棍,满头银发的天蛊婆婆,朝着萨伦阿古微微颔首。

大巫师面带微笑,颔首还礼。

“你们巫神教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一位身披轻纱,身段婀娜,浮凸有致,脸蛋尖俏妩媚的女子,皱着眉头质问道。

天蛊婆婆带他们赶往雷州,只说大劫已至,前去查看情况。

她给伊尔布的第一印象是——骚货!

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勾人的媚劲,像是天生就为了勾引男人而生的尤物。

伊尔布不认识她,但识得这类手段,想来是情蛊部当代首领。

“当然是来看看大奉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

伊尔布嘿嘿道:

“或许,来看佛陀如何屠杀大奉超凡。”

鸾钰娇媚的脸蛋,瞬间阴沉。

.........

雷州边界。

一座小镇,暗红色的血肉物质,像海潮般冲刷着小镇的街道、房屋,那些血管清晰可见的血肉,黏连在房屋上,覆盖在地表。

此时已是夜晚,大部分居民已经沉睡,他们与房屋一样无声无息,不曾发出任何动静。

但小镇里唯一的勾栏,还灯火通明,镇子里富庶的男人们还在勾栏里逍遥快活。

或搂着女人喝酒,或听着戏曲,或已经在床上坦诚相见,做着炼金领域里的禁术。

但暗红色血肉浪潮奔涌而来时,勾栏里的嫖客和风尘女子们惊叫着奔出修建的颇为气派的小楼。

然后,就像蚂蚁被浓稠的糖浆黏住,一个个在暗红色血肉物质里苦苦挣扎,继而挣扎减弱,他们脸上的恐惧慢慢平复,他们原地盘坐,双手合十,宛如最虔诚的信徒。

他们一点点的被血肉物质同化.........

咻!

破空声呼啸而来,一截截枯枝从天儿降,收割着成为虔诚信徒的居民的头颅。

血肉物质如喷泉般涌起,将枯枝组成的剑阵尽数拦住,继而吞噬。

极遥远的空中,楚元缜衣袍破烂,手里握着一把断剑,嘴角沁着鲜血。

阿苏罗、金莲道长、度厄罗汉、李妙真,还有孙玄机和恒远大师,他们身上都有伤口,残留着大战后的痕迹。

说大战有些抬举他们,更准确的说法是,他们刚从佛陀手中捡回一条小命,这还是孙玄机反应及时,以及阿苏罗顶住了压力的情况下。

他们之前在雷州边界一处山峰聚头商议西域情况,通过地书向女帝描述、分析佛陀的状况。

本打算留在雷州观望几天,可就在夜里,他们看见了暗红色的浪潮,在月夜的辉光下,朝着雷州奔涌而来,所过之处,万事万物都被流淌的血肉物质覆盖。

“祂怎么会跨过西域,侵入中原疆域?”

胸膛剧烈起伏着的阿苏罗,对眼前的景象表示不解。

根据他们之前的推测,佛陀的扩张是需要气运的,可祂非凡把西域地盘尽数吞并,竟还朝着中原无序扩张?

这样的话,之前祂为何不在西域时便杀了他们?

“不一样!”

楚元缜观察力敏锐,低声道:

“祂露出的应该是“真身”,而在西域时,则有沙土包裹,如山川活化。之前追逐度厄罗汉时,祂过界后,也显露出过这番模样。

“换句话说,此时的雷州对祂来说,就像之前气运不够无法同化的西域部分疆土。”

“所以为什么会这样?”李妙真不想听推理过程,只想知道结果。

金莲道长保持着警惕,开口解释道:

“你们发现没,祂虽然“占领”了雷州,但没有把雷州同化。这说明两点,一,没有足够的气运祂无法像同化西域那样同化中原地界。

“二,祂在转化信徒,然后又把信徒吞了。

“这说明什么?”

众人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争地盘,凝气运!

就和去年的许平峰一样。

度厄罗汉双手合十:

“这就是所谓的大劫,超品复苏之日,必将蚕食中原。”

比起大规模的战役,这种蚕食要可怕千倍万倍。

两军交战,尚有胜负,有回旋余地。

可谁能阻拦佛陀的扩张?

他们这些超凡强者,也就隔着老远做一些不痛不痒的阻挠,根本不敢接近。

“祂虽然奔掠如火,势不可挡,但似乎有限制,行动受阻。”

孙玄机刷刷刷在纸上写下狂草,展示给众人看。

他的意思是,佛陀虽然强大,不可匹敌,但祂化作狂潮吞噬万物的同时,庞大的身躯也变相的成为累赘,无法再像个体一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这似乎是相应的代价。

突然,那些暗红色的物质高高隆起,凝成一具模糊的人形,隐约是个光头和尚,五官轮廓模糊,身体也只是简单的勾勒出人形。

但他有一双实质的,没有感情的双眼。

默默的注视着大奉的超凡强者们。

孙师兄你真的不是钟璃易容的吗?你还是别发表意见了........李妙真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其他人的表情,她就知道,大家和自己的想法一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