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奉打更人>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

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

【五:为什么要如此绝望呢,如果许宁宴能晋升半步武神,与神殊联手,勉强也算一位超品吧。那大家坐下来谈判的余地还是有的。】

同样在南疆,享用着妖兵贡献烤肉的丽娜,适时插了一嘴。

.......李灵素一时间无言以对,转念想想,似乎是这个道理。

神殊和佛陀的经历告诉他们,半步武神虽不是超品的对手,但两位半步武神加起来,总不至于还被超品吊打吧?

如此一来,大奉确实有谈判桌上喝茶的资本。

【二:许宁宴这个死鬼,出海数月,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

李妙真气啾啾的发言。

师妹,注意你的身份,你是地宗蓝莲,前天宗圣女,你不是许宁宴后宅里的庸脂俗粉们.........李灵素在心里为师妹挽尊。

【一:让度厄罗汉速回京城,留在雷州朕不放心,三位菩萨还没出手。】

发生了这般变故,把大乘佛教的奠基人召回京城是最稳妥的做法。。

京城好歹还有一品陆地神仙坐镇,以及数名超凡境。

【八:回不去了,巫神教的几个超凡虎视眈眈。】

阿苏罗回答。

萨伦阿古等人隔着虽远,但阿苏罗已经感应到了,当然,大巫师也没有隐藏的意思就是了。

萨伦阿古也在雷州..........怀庆的头皮微微发麻。

巫神教把气运送给佛陀,现在又来“观战”,其心可诛!

这是打算在关键时刻出阴刀下黑手,度厄罗汉此刻回京城,多半是羊入虎口。

而若是让金莲道长等超凡一起回来,那神殊怎么办?

有金莲道长阿苏罗这些超凡在,至少能辅助神殊,替他解决一些麻烦。

【九:蛊族的首领们也在。】

金莲道长补充了一句。

蛊族首领虽然普遍都是三品境界,无法形成主力,但七大蛊术诡异莫测,勉强能牵制巫神教........怀庆略送一口气,传书道:

【一:随时汇报战况,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立刻让国师和赵院长赶来雷州。】

她放下地书碎片,看向殿内的魏渊三人,语速飞快的把情况简单说明。

赵守沉吟道:

“我让杨恭带上儒圣刻刀前去雷州支援,至于本官,留守京城。”

他这是堤防有人趁机把京城给端了。

佛门的三位菩萨还没出现呢。

王贞文脸色严肃:

“让杨恭带上传送玉符先去雷州,国师......洛道首暂留京城,一旦佛门的菩萨现身,国师火速支援。”

魏渊没有插话,王贞文的安排没有问题。

现在要堤防的是佛门菩萨袭击京城,巫神教反而不用顾虑,因为佛门已经没有“老巢”这个概念了,而巫神教的巫神还未破除封印。

佛门现阶段可以不顾家,巫神教却不敢和他们玉石俱焚。

赵守大袖一挥,声音铿锵有力:

“杨恭就在我身边。”

一道清光从旁边腾起,勾勒出紫阳居士杨恭的模样。

他穿着绯色官袍,刚正在衙门里办公。

“........”

尽管已经见多了儒家的法术,但这种“说到做到”的风格,仍让殿内三人觉得荒诞,心里无言。

“院长?”

杨恭环顾四周,见众人脸色凝重,当即皱眉:

“出了何事。”

赵守把情况简单的告知于他,听的杨恭双眉紧锁,心情沉重。

怀庆诚恳道:

“有劳先生了。”

她在云鹿书院求学时,正是拜在紫阳居士门下。

杨恭点点头,正要接下,袖子里忽然冲出一道清光,朝着怀庆的脑瓜狠狠敲去。

怀庆愣了一下,凭借武者的本能,探手捞住清光,定睛一看,是把戒尺。

她有些愕然的看着杨恭。

要刺杀皇帝吗?

杨恭叹了口气:

“陛下莫要称我先生,称我先生时,莫要说请教、有劳等词。”

他招了招手,把戒尺收入袖中。

接着解释道:

“我是用三字经温养此物的,正所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所有见学生就打?怀庆抿了抿嘴,正色道:

“很有责任感!”

......杨恭苦笑一声,“臣就当陛下是真心夸赞了。”

他知道时间紧迫,没有多言,大袖一挥,复刻了赵守方才的动作,朗声道:

“儒圣刻刀速来见我。”

为节省时间,他尝试召唤儒冠。

但没反应。

众人齐刷刷看向紫阳居士,杨恭老脸一红,立刻道:

“吾身在云鹿书院中。”

清光自脚下腾起,原地消失不见。

.........

“嘭!”

神殊脚下的地面炸开,土块连带着血肉物质一起被炸飞,清出一片直径数丈的真空地带。

而他本人,像高速出镗的炮弹,射向佛陀。

佛陀右后方,一道虚幻的法相一闪而逝,祂旋即消失不见,让神殊扑了个空。

紧接着,佛陀身影出现在神殊后方,象征着征伐和力量的金刚法相,于左后方凸显。

十二双手臂同时扬起。

当!

打铁般的声音里,神殊踉跄后退,而佛陀脚下的血肉物质,出现了水波般的荡漾,化解了半步武神的拳劲。

没有后退的佛陀身后,再次浮现一道身影,大慈大悲法相。

梵音禅唱响彻天地,消弭一切愤怒和敌意。

咔咔......金灿灿的轮盘逆向转动,金色佛文写就的“阿修罗”三个字亮起。

神殊的气息以可察觉的速度下滑,漆黑的皮肤凸显,先是脑袋变的虚幻,接着右臂变的虚幻,转轮的力量这才用尽。

逆转大轮回法相,是把神殊削弱到过去的状态,若是正转,则是向未来推进。

半步武神寿元无穷无尽,正转没有意义。

而神殊刚刚恢复巅峰不久,逆转恰能有效的削弱他。

远处,阿苏罗气息也呈现轻微下滑趋势,同为阿修罗族,他无法避免,只是此地距离太远,处在大轮回法相力量笼罩的边缘地带。

削弱的不算严重。

又一道法相在佛陀身后凸显,垂眸拈花,脑后象征智慧的光轮逆转。

神殊的眼睛忽然失去光彩,呈现呆滞状态,仿佛忘记了身处危险场所。

在这个过程中,佛陀身后,暗红色血肉物质组成的浩渺汪洋,再次裂开一张张嘴巴,它们缓缓吐出一颗微缩的金色太阳。

佛光笼罩天地间。

这些微缩的金色太阳向着佛陀脑后的虚影汇聚,越聚越多,佛光照彻此方世界,连黑夜都转为了白昼。

九大法相集齐的佛陀是何等的恐怖。

李妙真和金莲道长掠出,动作整齐划一的抬手,朝着远处的神殊,顺时针一转。

他们以削弱自身福缘为代价,为神殊注入了深厚的福缘。

同时,两人眼里照射出金灿灿的光芒,试图用阳神之力唤醒神殊。

但阳神的力量在佛光中消弭、净化,没能起到效果。

“法术没用的,得换个方式!”

楚元缜沉声道:

“妙真,借我飞剑一用。”

他的剑已经毁在佛陀的侵蚀下。

话音方落,十几把品质极佳的飞剑便飞到楚元缜面前,任君采撷。

不是李妙真的法器,是孙玄机的。

一把就够了........楚元缜随手抓了一把,左手往剑身一抹。

顿时,这把剑透出强烈的情绪,贪嗔痴恨爱恶欲,仿佛是世间人性的聚合体。

这是出行前,楚元缜特意向洛玉衡求来的业火,封于体内,善用这股力量,能让他的剑势短暂达到超凡。

楚元缜投出飞剑,目标不是佛陀,而是神殊。

他要用强烈的业火唤醒神殊。

而业火既不属于法术,亦非天地元素。

飞剑化作流光,如同一道发亮的细线,撞向神殊后背。

可就在这时,天地褪去了颜色,神殊方圆百丈之内,一切化作黑白。

无色琉璃领域。

飞剑凝固在领域中,继而哐当落地。

这个时候,佛陀后脑的大日已经庞大到直径超过十米,神殊的皮肤开始出现溶解。

楚元缜脸色微变。

“当!”

嘹亮的钟声突兀响起,这钟声震耳发聩,让人元神震荡,气血翻涌。

李妙真惊骇的发现,纵使是道门阳神的她,此刻也有出窍的迹象。

敲钟的是孙玄机,他手里握着一把黄铜打造,刻满阵纹的锤子,身前浮着一座两人高的青铜钟。

当当当.......

孙玄机奋力敲击铜钟,每次敲打,便有清光涟漪伴随着钟声荡漾,刻在钟身的阵纹旋即亮起,隐约有浮出的迹象。

他的眼睛耳朵鼻孔嘴角都溢出鲜血,但手里的黄铜锤一刻不停。

听见钟声,神殊瞳仁微动,隐有清醒的征兆。

大轮回法相爆发出强烈的光华,药师法相脑后的光轮加速逆转,大慈大悲法相嘴唇开阖,天地间梵唱更嘹亮,渐渐盖过钟声。

佛陀脑后的大日轮回法相愈发炽烈,越聚越多,快速磨灭神殊的生机。

“钟声效果增强十倍。”

如同吟诵的声音,突然响在众人耳畔。

远处清光升起、熄灭,头戴亚圣儒冠的杨恭终于赶到了战场。

当!

钟声响彻天地间,犹如晴天霹雳。

楚元缜、恒远两人的元神直接被震离身体,度厄和阿苏罗合十盘坐,以禅功抵挡。

金莲道长和李妙真凭着阳神的强大,硬抗了钟声,但大脑一阵阵眩晕,恶心呕吐。

孙玄机手里的铜锤脱落,身躯从空中坠落,他的元神也被震了出去。

杨恭见状,双手一托,隔空托住楚元缜、恒远和孙玄机的肉身。

另一边,神殊耳廓微动,脑海一遍遍回荡着钟声,他瞬间从各种控制法术中挣脱,意识回归,并察觉到自己此刻的处境。

前方是恰好凝聚完毕的大日。

这轮大日缓缓浮起,以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的速度撞向神殊。

其他几大法相并没有闲着,持续发挥威能,试图再次“剥夺”神殊神智。

“继续敲!”

杨恭叫道,旋即喷出一口鲜血。

法术反噬,问题不大。

金莲道长探手捞起铜锤,狠狠敲在铜钟上。

当当当......

响亮的钟声回荡在每一个角落,帮助神殊稳固意识,对抗法相的影响。

这位半步武神沉沉低吼一声,身躯霍然膨胀,化作三十丈高的漆黑法相,十二双肌肉虬结的手臂展开,朝着天空一举,拖住了大日轮回法相。

..........

海外。

九尾狐立在海面上,她的身周浮着各种各样的鱼虾尸体,密密麻麻,几乎将海面覆盖。

鱼虾尸体在浑浊的海浪里沉沉浮浮,它们极少有全尸的。

这些还不是全部,此时海浪已经渐渐平静,最激烈的时候,海面升起百米高的巨浪,推走了一波又一波的海洋生物尸体。

结束了.......她松了口气,在海面等了近一刻钟,没等来臭男人落荒而逃的身影,狐狸精便知大事已成。

当即小腰一拧,纵身扎入鱼虾尸体中。

八条尾巴宛如触手划动,推动着她快速下潜,头顶的光线渐渐微弱,直至消失,九尾狐屈指弹出几道白光,它们如同鬼火般袅袅娜娜的下行。

照亮浑浊的海水。

又下潜了许久,狐火照到一只巨大的怪物,它的体积无法估量,狐火照到的部位相较怪物来说,不过冰山一角。

九尾狐神念一扫,在怪物得独眼上探查到了许七安。

她聚拢狐火,照亮许银锣的身影。

他浑身赤裸裸,不着片缕,花岗岩般的肌肉匀称健美,四肢完好,不见任何伤势。

这倒可以理解,对一品武夫来说,除非身死道消,不然任何伤势都能瞬息间复原。

但他的气息衰弱了很多,衰弱到九尾狐觉得自己可以吊打这个粗鄙的武夫。

“喂,你怎么能耍流氓,快把灯熄了。”

许银锣是个体面的人,侧了侧身子,不给她看自己的大宝贝。

九尾狐没好气道:

“瞧把你得意的。

“速速吸收祂的精华,看能不能晋升半步武神。”

她内心是无比期待的,即将见证一位半步武神的诞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